首页 慾伦艳记 下章
第03章
我走进大厅,只见还有不少的人在闲逛着,可能是晚些才来的会员,或是眼光太高,找不到意中人吧!我又去端了一杯酒,打算这次要好好地挑一个绝美女,毕竟过了那对美的母女花后,平常庸俗脂粉已难打动我的念了。

 所以当有些女人想要过来和我搭讪,我看了看她们不怎么出色的身裁后,都藉故左顾右盼地像在找着朋友,下的大巴也软垂垂地没有冲动的状况,她们以为我不是在找小干,也就转移目标另找他人干她们的小了。

 我直喝到了第三杯酒,才在脂粉丛中发现一位身裁修长,体态丰而不肥肿白着一对高耸的趐,S形的细,浑圆的肥,小腹平坦,浓密,雪肤凝脂,真是丽质天生、风姿绰约的美女。

 只可惜被一付黑色的猫头鹰面罩遮住了娇靥,看不到她的脸庞,不过我想以她所见的一切,就算是生得面貌平庸,也不稍减她对男人们感的惑。

 从她细致而有弹的皮肤和看起来毫无下垂迹象的肥来估记她的年龄,我想她一定还没超过二十五岁,大约在二十一、二岁之间。

 这时她的身旁有二、三位男士紧盯着她,不时对她献媚着,大概想获得她的青睐,可是我看她只是端着她的酒杯,漫漫地毫不在意,只是应付着他们。

 一会儿,她美目顾盼之间发现了我站在远处欣赏着她的娇躯,原本游移着的目光,像是被我下的大巴所吸引着似的,顿了一下,然后朝我点了下头,再丢下那些垂涎三尺的男士,嫋嫋地摆动着丰肥的大股走到了我身边。

 她来到我前面,举起她的酒杯,和我干了杯中的美酒,这情形就像是我们在喝着新婚的杯酒,从她主动找我乾杯来看,这位感的美女已经有意要和我做,不由得使我的大巴兴奋地更硬地往上直着。

 忽然音乐声响起了,只见一对对的男女互拥着走进舞池去跳舞,我礼貌地朝她做个请舞的动作,她优雅地把她的玉手伸出来让我握着,我们两人就亲地牵着手来到舞池中翩翩起舞了。

 在我们互拥着跳舞之间,我两手伸到她的身后,搂着圆圆翘起的肥,起舞时她的柳款款摆动,丰的娇躯舞姿优美人,面罩的眼出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目光里闪动着媚人的意,拥在怀里的肌肤细滑腻引人暇思,一颦、一笑都显得风情万种。

 她柔媚地把戴着面罩的娇靥靠在我前,一阵人的香气直冲我鼻子而来,嗯!好熟悉的味道,对了,这是妈妈最爱用的香奈儿夜晚型香水,看来这位美女的经济状况也不错,否则一般人也用不起这种最高级价值昂贵的香水了。

 我们跳着近身的三贴舞,她吐气如兰地在我耳边倾诉着她的爱慕之意,并幽幽地告诉我她已经结过婚了,只是丈夫常常不在家里,使她非常空虚寂寞,今晚被朋友带来这里寻求的安慰,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尝试偷情的滋味,而且说她对我一见如故,觉得很放心能把她的贞交给我,又求我对她温柔一些,因为除了她丈夫以外,她还是首次让男人如此拥抱着她的娇躯。

 抚着她黑密的秀发,我称赞她是今晚俱乐部里的第一美女,绝对是冠群芳,并且又赞她姿秀丽出尘,体态娇美妩媚,让这里所有男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使得其他女人的光彩都被她夺去了。

 这位冰肌玉骨的美女听了很是高兴,眼波盼间,显得更是美目含情,嘴角生,这姿态更增加她媚的美

 我忍不住地低头伏在她的口,一口含住了她红的头,一只手在她丰体上爱抚着,尤其在她另一颗高耸的趐上捏着肥部肌肤,底下的大巴用头贴在她的部,在小口附近动着。

 她也大胆地伸出得像笋般的小手,温柔地握着我高翘长的大巴,爱不释手地轻轻捏着。

 我摸了一阵美,再顺手而下,伸到她多隆起的上爱抚着,这时她的小早已淋淋地出了黏滑的水,我的手指藉着滑滑的水,分开她肥,伸进她小里轻轻弄着,她被我的手指扣得连连,骨头都趐了也似地娇躯软绵绵地伏在我的怀里。

 一会儿,她颤抖着身子,声在我耳边呻道:“嗯…害人的小冤家…你的手真要了人家…的命了。”我低声对她道:“小宝贝!我们到房间里去做吧!你看你得都水了。”她还有些害羞地轻轻点了点她的头,并且从她的鼻子里娇媚地“嗯…”了一声,就伏在我怀里,让我抱着她的娇躯走向后排的房间里。

 我像她的丈夫抱着娇的身子放在上,窗外的月光透进来,照着她全身雪白的一团,我的焰急速地升了起来,爬上了她火热的身体,先吻着她丰的肥,她则辗转着娇躯,娇啼着。

 我的大巴涨得不能再地对准了她那特别肥淋淋的口,突然猛力地了进去,直捣她的花心。

 她哀叫了一声,霎那间,涨痛的滋味,震得她娇躯猛颤,神情紧张,肌抖着,紧窄的小烫的壁一阵收缩,又一阵张开,子口的花心像袖珍型的小舌头般舐着我的大着,让我感到无上的快意。

 紧接着,她摇起丰肥的大股,像急转的车轮般旋个不停,我看她款款扭、满面意的模样,乐得着大巴,握紧了雪白的大肥,狂地直捣着她的花心。

 干得她若拒若,引发她女人天生的叫道:“小冤家…大巴哥哥呀…哎唷…好凶唷…得…妹妹的小…要死了嗯…好…好趐…好麻…呀…好…好丈夫大…巴亲丈夫用力…的干吧…妹妹算了哥呀…妹妹的小……真舒服…心肝…大…巴…哥哥…嗯…得…妹妹真…真…”这的美女一阵扭摇,两腿抛,叫,舒服的娇躯急抖,水狂,由大着的小里往外直着,浸了软绵绵的大

 她这的媚态更起了我征服的望,趁着她得出了第三次水还没过气来的机会,吻着肥的玉挑逗着她的,大巴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送着,酸得她的情态又现,火猛烈,扭似蛇,媚眼如丝。

 不能自制地两只手臂搂紧着我的背部,媚地狂抛着肥向我送不停的大巴,地叫道:“哥呀…你的大巴真…真凶…妹妹的小…吃不消…了啊…哎唷…亲哥哥你又干到妹妹的心…里了让妹妹麻…死了啊…哥哥的大巴干死妹妹吧…嗯…妹妹好…好舒服…死妹妹了啊…心爱的大巴小丈夫呀…妹妹好爱你…妹妹爱哥哥…的大…妹妹的小心肝…嗯…妹妹爱死你…了。”

 我在她的身上尽情作乐,任意享受,大烈地,疯狂地干,得她死去活来,匆促的息声丝丝作响,霪霪的香汗满全身,一下子,她就得软绵绵地无力躺在上,只要是她小手抓得到的单或枕巾都被她撕得破成一条条的,可见她的程度。

 我尚未,见她这么累了,不忍心再继续折磨她,只好把大在她窄紧的小里,享受着她内夹吻缩的滋味,打算等她歇息够了再开战。

 我想起和她在过了,到现在都还没吻过这位媚大美女的小嘴,本想叫她下猫头鹰面罩让我亲吻,又想以我得她趐趐的情,她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于是我伸出手,将她的面罩拿掉,想都没想地低头正要去她的小舌尖时,却发现不对,动作突然僵住了,整个人愣在那里。

 啊!这…这个被我干得死去活来的小,竟然是…是我的妈妈!

 只见她满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上,高贵娇的脸上呈现足的美态,人的媚眼半闭着,尚留着刚才狂焰火花,红的感嘴,下颚丰润肥满香汗的趐还微微颤动着呐!难怪我会在她身上闻到他的香水味道,难怪我会觉得她特别美丽娇,原来她本来就是我妈妈,从小就一直在心中偷偷爱慕着的亲生妈妈呀!我颤着声音叫道:“妈妈…”

 一霎时,本已得昏沉沉的她也忽然清醒了过来,呆呆地睁大媚眼,看来她还以为她的耳朵听错了,也伸手将我的面罩拿下来,一看确是我——她的亲生儿子,整个娇靥都羞红了,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们这样对望了好几分钟,我还趴在她身上,大巴也还在她水涟涟的小里轻轻一抖一抖地颤着呐!

 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这是母子伦的,一时惊慌地想把我推下她的娇躯,因为我们的身体贴得太紧了,她没能推得动,急得她害羞地道:“玉儿…你竟敢…对…妈妈做…这…这种事…”

 我想起刚才在大厅里是她主动来找我的,于是对她说:“嗯!妈妈,你忘了刚才是你来对我献媚的吗?而且我真得不知道那是你呀!你主动地来要求我和你做,你都忘记了吗?”

 妈妈听我这么一说,想起了当时的一幕,确是她自己走过来要和我有一腿的,想通的同时,她也羞愧得满脸红晕,此时的她真不敢相信己怎会这么,竟然在丈夫还活着的婚姻生活中到外面偷人,而且偷到的还是自己儿子的大巴!如果此事传扬开去,往后教她怎么做人呢?又教她怎么来面对她儿子的我呢?

 于是她又用羞愧难当的声音对我道:“玉儿…这件事…是…妈妈错…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别…嗯…别说出去呀…现在…你…出去吧…让妈妈…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吗?”我一见她羞红的样子,别有一番娇媚的美态,情地把他的娇躯紧紧地抱在怀里,嘴巴也不规矩地在她脸颊和粉颈上亲吻了起来。

 妈妈此刻就像哑巴吃黄莲一般,自己理亏又不敢大声叫喊,怕别人知道我们母子伦的事,但是母亲的尊严,又让她不想继续和我伦下去,小嘴里挣扎地道:“哎…不行呀…你不能…对我这…这样…我是你…妈妈…呀…让别人…知道…了叫妈妈…以后…怎…怎么做人…哎…哎唷不行…你不能…不可以呀…不能这样的妈妈不让你…”她已经慌得语无伦次地叫着辞意不达的片段词语,可怜的妈妈,一直挣扎着想要出我的怀抱,但是像她这么娇媚的女人又怎能抵抗得了我正值青壮的力量,始终无法离开我的掌握。

 她又继续叫着“哎…玉儿不行…不能…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就饶了妈妈吧…我们不能再再做了求求你…妈妈在…在求你了。”

 我边抱着她丰的娇躯道:“妈妈!反正你的小都被我的大巴干过了,有什么我们不能做的事?只要你跟我密秘的在上做,我当然不会傻得把这种很不名誉的事讲出去,好啦!妈妈,我们就再来干一次嘛!我刚才不是干得你很吗?”

 我这时正是火如焚的当头,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哀求声,只想把大巴再进她的小里销魂一次,但是妈妈还是神智清醒地左右摇摆着肥美的大股,让我的大巴对不准她的口,只能在她水霪霪的小边磨来磨去。  m.IqyXs.Com
上章 慾伦艳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