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慾伦艳记 下章
第06章
姨妈誓为老公守寡,未曾和别的男人有着亲密交往,不料守身数年的她,竟然在家里旷的闺房中被亲外甥了。

 膨发烫的大巴在姨妈小里来回,那充实温暖的感觉使她不由得亢奋得火焚身,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玩,这般不同官能刺却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

 姨妈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怨尤,怨疚的是婚宴上眼见他人新婚欢笑,相较之下深确感到自己孤独凄凉,触景伤情不多喝几杯,藉酒消愁,不料却误了自己的清白。

 发的火使她那小如获至宝,紧地一张一合的头,姨妈久未挨,那小窄如‮女处‬,我乐得不大叫:“美阿姨…你的小好紧…夹得我好啊!”大巴犀利的攻势,使姨妈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我,她的肥上下扭动,着我的,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唉…你胆包天…你竟敢了姨妈…我一生名节被你全毁了唉…你好狠啊!”“阿姨…生米已煮成饭…你和我都结合一体了就别叹气嘛…美阿姨…我会永远爱着你…”我安慰着,用火烫的双吻姨妈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我乘胜追击,凑向姨妈呵气如兰的小嘴亲吻着。

 我陶醉的着姨妈的香舌,大巴仍不时着姨妈的小得她娇体轻颤死,原始战胜了理智伦理,长期独守空闺的她沉浸于我勇猛的进攻。

 半响后才挣脱了我的情的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唉…守身如玉的身子被你了失去了贞节的我…随你便了。”

 我一听知道姨妈动了心,乐得卖力的,抛弃了羞心的姨妈,感觉到她那肥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在全身漾盘旋着,她那肥美竟随着我的不停地着、着。

 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着,点燃的情焰促使姨妈暴本能,她娇、朱口微启频频发出消魂的叫:“喔小狼…我太了好、好舒服…小受不了了玉儿…你好神勇…啊!”强忍的愉终于转为冶叫,意燎燃、芳心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不已:“嗯…啊…妙极了玉儿…你再、再用力点…”

 “叫我亲哥哥…我才用力干你…”“…我才不要…我是你姨妈…怎可以叫你亲哥哥的你太、太过分啊!”“叫亲哥哥…不然我不玩了。”我故意停止动大巴,害得姨妈急得粉脸涨红:“啊…真羞死人…亲哥哥…玉儿…我的亲哥哥…我的亲丈夫”

 我闻言大乐,连番用力坚硬如铁的巴,大的巴在姨妈那已被润的小如入无人之地送着。

 “喔、亲哥哥…美死我了用力…美…妙极了嗯、…”姨妈眯住含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人的叫声,她空旷已久的小在白玉大的巴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已把贞节之事抛向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的喜悦。

 我的大巴被姨妈又窄又紧的小夹得舒畅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部,使大巴在姨妈肥里盘旋。

 “亲哥哥…姨妈被你得好舒服…”姨妈的小被我的又烫,又硬、又,又大的巴磨得舒服无比,暴的本,顾不得羞,舒得呻叫着,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身,肥拚命的上下扭合大巴的研磨,姨妈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壮的精力中。

 姨妈已舒畅得忘了她是被晚辈的而把我当作是爱人!声滋滋、满,小深深套住巴。

 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做时不曾享受过的快,姨妈被得娇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足的悦:“哎…白玉…姨妈好…亲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受不了啊…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大了。”

 姨妈狎的呻声从她那惑的红小嘴巴频频发出,淋淋的水不断向外溢出沾单,俩人双双恣情中!我嘴角溢着愉的笑:“心爱的阿姨…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姨妈太、太了唉唷…”姨妈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急循、火猛烧身、水横,她哪耐得,娇躯颤抖、呻不断。

 我促狭追问说:“美阿姨,刚才你说…什么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巴太、太大了啦…”美姨妈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除了老公外从没对男人说这样猥的话,这使得成的姨妈深感呼吸急促、芳心漾。

 我存心让端庄贤淑的姨妈由口中说出器的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心完全享受男女的乐趣:“阿姨你说哪里…”

 “羞死啦…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啦…”姨妈娇急促,我却装傻如故:“下面什么…说出来吧…不然亲哥哥可不玩啦…”

 姨妈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小好、好…好舒服嘛!”姨妈羞红俏脸,呻着,我却得寸进尺:“说来我听…阿姨你现在干嘛呢?”

 “唉唷…羞死人…”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巨大头不停地在小里探索冲刺,巴碰触核产生更强烈的快,姨妈红着脸扭动肥:“我、我和玉儿做…我的小被玉儿得好舒姨妈是的女人…我、我喜欢玉儿你的大巴”

 姨妈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变成了漾的女,她不再矜持,放接我的,从有教养高雅气质的姨妈口里说出语,已表现出女人的屈服,我姿意的把玩爱抚姨妈那两颗丰盈柔软的肥腴美,她的房更愈形坚

 我用嘴着轻轻拉拔,娇头被刺得耸立如豆,浑身上下享受那百般的挑逗,使得姨妈呻不已,媚的狂呼、全身颤抖浇动、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哎哟…好舒服…拜托你抱紧我…亲哥哥…啊啊!”猥的娇啼声出无限的爱意,姨妈已无条件的将贞奉献给了我。

 我知道娇的姨妈已经陷入饥渴的颠峰高,尤其像她那成透顶的而又守寡多年的体,此时如不给姨妈美妙的享受,而使姨妈足,否则恐是无法博取她后的心,随即翻身下将姨妈的娇躯往边一拉。

 此时姨妈的媚眼瞄见我下那兀立着,红得发紫的大肠,直径四公分多就如奥力多瓶,近二十公分长的巴,一个巨大犹如鸡蛋的红色头浑圆滑亮,看得姨妈芳心一照震,暗想真是一雄伟长的大巴!

 我拿了枕头垫在姨妈光滑浑圆的大肥之下,使她那撮乌黑亮丽覆盖的丘显得高突上

 我站立在边分开姨妈修长白的‮腿双‬,用大头对着姨妈那细如小径红润又润的逗弄着,姨妈被逗弄得肥白部不停的往上凑着,两片像似鲤鱼嘴般张合着似乎迫不及地寻觅食物:“求求你别再逗我啦…亲哥哥…亲丈夫我要大巴拜托你快进来吧!”

 我想是时候了,猛力一、全入,施展出令女人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拚命前后着,大得小满满的,之间更是下下见底,丽的姨妈浑身酥麻、舒畅无比。

 “卜滋!卜滋!”男女器官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姨妈如痴如醉,舒服得把个肥美的大抬高,前后扭摆以合我勇猛狠命的,她已陷情中,是无限的舒、无限的喜悦。

 “哎哟…玉儿…亲亲哥哥…好舒服…好啊…姨妈好久没这么爽快…随便你怎么…我都无所谓…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你是人家的亲哥哥…亲丈夫死我啦…人家爱死你了。”

 姨妈失魂般的娇嗲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出风的媚态,脑海里已没有老公的行照形影,现在的她完全沉溺在爱的快中,无论身心完全被我所征服了。

 她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姨妈十足的狂呐,往昔端庄贤淑的贵夫人风范不复存在,此刻她得有如发情的‮狗母‬!我得意地将大巴狠狠的

 姨妈双眉紧蹙:“喔亲哥哥啊…亲汉子啊…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姨妈娇嗲如呢,极端的快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水从小急抖而出。

 小水后依然紧紧套着大钢硬的巴,使我差点控制不住门,为了彻底赢取姨妈芳心,我抑制住的冲动,把姨妈抱起后翻转她的体,要她四肢屈跪上。

 姨妈依顺的高高翘起那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肥下狭长细小的沟暴无遗,淋的水使赤红的闪着晶莹亮光,姨妈回头一瞥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我:“你、你想怎样…”我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好美的大股啊!”“哎呀!”娇一声,姨妈手抓单柳眉一皱,原来我双手搭在她的肥股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比鸡蛋柱从后一举入她感的沟,我整个人俯在雪白白的美背上,顶撞地送着大巴,这般姿势使姨妈想起俩人岂不正像在街头上发情媾的狗?

 是老公从来没有玩过的花样,年少的我不仅大傲人,而且技也是花样百出,这番狗式的做使得姨妈别有一番感受,不火更加热炽。

 姨妈纵情地前后扭晃肥圆合着,美体不停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房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我左手伸前捏着姨妈晃动不已的硕大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柔软有的肥股,我向前用力刺。

 她则竭力往后扭摆合!成的姨妈初尝狗式的媾,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昂、水直冒,大巴在肥后面顶得姨妈的心阵阵酥麻,快活透顶。

 她红的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卜滋!卜滋!”的声更是清脆响亮,体如胶似漆的结合真是名附其实的狗男女。

 “好舒服…死我了会玩的亲哥哥…亲丈夫姨妈被你得好舒服…哎哟…喔”她悦无比急促娇着:“玉儿…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巴美死了好爽快…姨妈又要丢了。”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声是否传到房外,光滑雪白的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我得意地不容姨妈告饶,巴更用力的,所带来的刺竟一波波将姨妈的情推向高尖峰,浑身酥麻、死,小口两片细的随着巴的翻进翻出。

 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小里涌出大量热乎乎的水,烫得我头一阵酥麻,姨妈星目微张地在角上出了足的微笑,我感受到姨妈的小正收缩紧巴。

 我快速送着,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美阿姨…好你的小得我好舒服…我也要了。”

 身后的姨妈拚命抬合阿健的最后的冲刺,快来临刹那,我全身一畅,门大开,滚烫的卜卜狂注满小,姨妈的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

 “喔、实在太了让妹妹给亲丈夫生个大胖儿子吧!”姨妈如痴如醉的息着俯在上,我则倒在她的美背上,小深处有如久旱的田地骤逢雨水的灌溉,的苟合后汗珠涔涔的我们俩人,足地相拥酣睡而去。

 不知睡过多久,姨妈悠悠醒来,但见单上濡一片,回想起刚才绵缱绻的,真是无比的舒服爽快,有股令人留恋难忘的甜蜜感。

 想不到玉儿技高超、花招出,若非他胆包天,趁她醉卧上予以,使她得以重温享受无比情、放爱滋味,否则她这下半辈,可能凄凉空虚的活在世上。

 姨妈轻搂着我又亲又吻,并用丰腴感的娇躯紧贴着我,我被姨妈一阵拥吻、爱抚而醒,也热情地吻姨妈的雪白粉颊、香,双手频频在姨妈光滑赤,弄得她搔不已。

 “美阿姨,你舒服吗…满意吗?”姨妈羞怯低声地说:“嗯…你可真厉害…姨妈真要被你玩死啦…”

 “美阿姨…你做我的太太嘛…我会给你歪歪的”姨妈更羞得粉脸绯红:“…真脸皮厚…谁是你的太太…不要脸…唉…姨妈都被你玩了那以后…就全看你的良心…”

 “…阿姨你放心…我会好好爱你的你刚刚不是如痴如醉的喊我亲丈夫吗…还说给我生个胖儿吗?”

 姨妈闻言,粉脸羞红的闭住媚眼,不敢正视我,她上身撒娇似的扭动:“讨厌!你、你还真会糗人…姨妈受不了你才口而叫嘛…你、你坏死啦…人家又不是你老婆…怎么给你生儿子嘛!”

 姨妈娇嗲后紧紧搂抱着我,再次献上她热情火辣的热吻。

 姨妈的身心被我撤底征服了,我那大的巴与旺盛的能力让她死,她的精神与体恢复了春天般的生机,姨妈开始沉的快里,久旷的她第一次体会到忌的情竟是如此甜美,姨妈再也舍不得我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在我的姨妈田美凤酒后发生的,我把高贵典雅的姨妈田美凤强了,并征服了她。

 姨妈田美凤今年36了,已守寡5年,生了两个孩子,但依旧美丽动人,气质高雅,成丽。

 我已下决心,不但要娶她做我的老婆,还要她给我生几个儿子。  M.iQyXs.Com
上章 慾伦艳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