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戈不败 下章
第 九 章 万通化身真正通
扼长江控庭湖,配合宽敞的道路,平时是一工商大城及观光胜地,战时更是兵家必争之地。

 如今是太平时期,各行各业之人出入岳,加上武林盟总管宗义明将在下月初一举办“比武招亲”所以,处处皆是人

 辰中时分,香肠在岳城前下车,车夫频频道谢,方始离去。

 香肠便接着包袱,逛入城中。

 昨天下午,他将依依不舍的四女“痛宰”一顿之后,今早独自搭车前来,准备先逛一圈,再去好好的秀一场。

 他化身为魁梧、威武的青年,配上那套劲装,虽然只是挂着一个包袱,并无刀剑,可是,沿途之人纷纷走避。

 四女从前天起便要求他培养气势,所以,他如此骇人。

 半个时辰之后,他逛到一处公告牌前,立见:“比武征婚启事:一、主旨:为择佳婿,特举办比武招亲。

 二、说明:凡年在二十岁在三十岁间,相貌端正,家世清白,无不良嗜好之青年,经本盟盟员推荐后,即可报名角逐。

 三、报名期:自即起自五月底止。

 四、报名地点:本盟岳总盟。

 五、比武期:六月一起。”

 四者名者是武林盟总管宗义明。

 香肠暗骂道:“妈的!区区一名总管,为了女儿的亲事,便到处张贴公告,游宗明,你未免太滥用职权啦!”

 话说回来,可见游宗明之权势不小哩!

 香肠不愿听城民“拍马”之言词,他立即逛向武林盟。

 武林盟位于岳东门外,他毗山而建,占地多达十亩,不但房舍众多,而且皆是红墙碧瓦,既气派又高尚。

 广场既宽广又平整,丝毫不亚于皇宫之“校阅场”香肠站在远处瞧了不久,便暗暗摇头道:“妈的!太浪费啦!”

 此时,人群在武林盟那个宏伟的大门前进进出出,四位青年则在门中招呼着,院中更是有不少人聚在台前聊天!

 院中右侧搭着三个高台,它们高逾十丈,宽广各逾二十丈,台前更分别以大红灯笼写着“比武台”、“贵宾台”及“高手台”

 居中之“比武台”后方正排着十一张铺着虎皮之太师椅,椅旁摆着茶几,上方悬着三个大红灯笼书道:“裁判台。”

 香肠遥观一阵子,方始入城。

 不久,他进入万财银庄斜对面之万酒楼用膳。

 半个时辰之后,他步向万财银庄,立见店中有不少人在存领钱及挑选金玉饰品,他走入之后,居然没人招呼他!

 不过,倒是有一名瘦削中年人坐在柜后不时的瞄他。

 他朝椅上一坐,默默的瞧着。

 良久之后,一位青年送走客人,终于挤出笑容来道:“大爷有何指教?大爷陌生得紧,初来本城吧!”

 香肠递出一个信封,道:“全部提光:”

 青年一见到信封之上“万财银庄”四字,便知信内装着存单。

 他出存单一瞧,不但脸色苍白,而且全身发抖!

 “大…大…大爷…您…您要提光…”

 香肠冷漠的道:“不许提光吗?”

 “不…不是…”

 他双目一瞪,喝道:“把话说清楚!”

 青年吓得双脚连抖,双连抖,却说不出话来。

 柜后之中年人立即上前哈道:“大爷有何指教:”

 香肠冷冷的道:“全部提光!”

 青年颤声道:“管…事…他要提…二千万两银子哩!”

 中年人吓了一大跳,急忙望向存单!

 店中其余之人亦吓得望来。

 中年人瞧过存单,额上立即现汗。

 他立即陪笑道:“大爷,请到内室一叙!”

 “不必!印鉴在此!”

 说着,他已递出一个小锦盒。

 中年人接过小锦盒,道:“大爷,请稍候!”

 说着,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匆匆入内。

 店中之人纷纷望向香肠。

 那名青年进退两难,只好低头猛拭汗!

 香肠一闭双眼,来个不理不睬!

 不久,那位中年人陪一位老者及四位中年人快步前来,立见老者陪笑作揖道:“老朽钟天财恭向大爷请安!”

 香肠一瞄,便点头嗯了一声!

 钟天财含笑道:“菊荷莲梅大爷…”

 香肠淡然道:“我姓古,单名单…”

 “是!古大爷,您的存单圾四枚印鉴在此,请查收!”

 “查收?怎么回事?”

 “老朽忝掌敝号,下人方才有眼无珠,不知大爷怠慢,致有所怠慢,尚祈大爷多多包涵,幸甚!幸甚!”

 说着,他又呵递上小包及信封。

 立即朝一名青年一使眼色!

 青年立即下跪叩头道:“小的该死!、小的有眼无珠冒犯古大爷,尚祈古大爷多包涵及收回存单和印鉴!”

 说着,他已“咚咚…”叩头不已!

 他的额头立即肿了一大苞。

 香肠朝钟天财道:“听着,在落前将现银铺在武林庄右墙外空地上,记住!今落前,一定要办妥!”

 说着,他已顺手抓回存单及小包。

 “咚!”一声,钟天财下跪啦!

 其余之人纷纷下跪啦!

 香肠收妥存单及小包,淡然道:“怎么回事?”

 钟天财道:“禀古大爷,敝号没有如此多的现银!”

 “耍赖啦?”

 “不!不!大爷可否宽限三天?”

 “宽限三天?”

 “是的!三天之后,小的一定将二千万两银面大爷!”

 “哼!堂堂万财银庄,对外自称松柏长青,保证铁票!不会倒!今却来这一套,今后,谁敢放心将银子存在此处呢?”

 钟天财边叩头边道:“古大爷!求求您宽限三天,您若不同意,小的不但立即失业,所有下人亦会立即失业哩!”

 说着,柜前及柜后之三名中年人及十三名青年亦前来叩头哀求。

 香肠淡然一笑,置之不理!

 众人继续叩求,不少人已头破血

 不久,一位官服中年人和六人匆匆入内,立见中年人匆匆问道:“葛掌柜,发生什么事啦?怎会闹成这付情况呢?”

 “大人,下人无礼触犯这位古大爷!”

 中年人一瞄香肠道:“怎么回事?”

 “古大爷领走二千万两银子?”

 “什么?多少银子呀?”

 “二千万两白银!现银!”

 “什么?如此多的现银呀?”

 “是呀!敝派按规定库存不逾五十万两现银,即使凑上黄金,亦相逊甚多,故乞求古大爷宽延数?”

 此人正是岳府城总捕头祝威,立见他望向香肠拱手道:“古大爷,本官乃是本城总捕头祝威,可否说句话?”

 “请!”

 “您亦听过钟掌柜方才之言,可否卖个面子,宽限数!”

 “大人愿意作保?”

 “这…”钟天财忙道:“大人,三内,小的可以调足现银?”

 “好!古大爷,可否宽限三?”、“好!念在大人说情,宽限三吧!”

 “谢谢!钟大爷,您快去进行此事吧!”

 “是!谢谢大人!谢谢古大爷!”

 说着,他已匆匆叫下人写信及缮写借据向同行调现银。

 祝威微笑道:“古大爷不是本城人吧?”

 “不是!大人是否觉得有啥可疑?”

 “不!不!你别误会!我只是好奇而已!”

 香肠哈哈郎笑一声,立即大步离去。

 钟天财边拭汗边上前陪笑道:“大人,谢谢你打圆场!”

 “此人怎会有此钜银?为何要一下子提光?他如何运走呢?”

 “唉!全怪下人疏忽没有及时招呼他!至于此人为何会有此钜银,得遍查各地分店,因为,存单上记录多次不同之期。”

 “最近城内来了甚多江湖人物,你得小心些!”

 “谢谢大人的关心!我会请武林盟协助。”

 “嗯!我走啦!”

 “恭送大人!”

 且说香肠离开万财银庄之后,便步向岳楼,由于方才那件事太轰动,因此,有不少人由店口好奇的跟去。

 他们走跟边告诉人,因此,香肠走入岳楼之时,至时已经有五百人站在楼前指指点点的低语着。

 香肠上楼瞥了那群人一眼,便悠悠哉哉的赏景。

 不出盏茶时间,一位满脸横的魁梧中年人和八名青年上楼,立即有八名游客匆匆低头下楼。

 香肠却不在意的继续赏景。

 那名中年人朝香肠身后六尺余处一站,七名青年便扇立在他的两侧,一名青年便含着狞笑来到香肠的右侧。

 他瞄了香肠一眼,低声道:“朋友,听说你很有钱,是吗?”

 香肠瞥了他一眼,道:“是的!”

 “咱兄弟手头不便,拿些来花花吧!”

 “行!叩一个头,给一两银子。”

 “妈的!给你脸,你别不要脸,咱大哥铁掌张乃是岳地面有头有脸之人物,你最好睁亮照子!”

 香肠转身道:“你就是铁拳张吗?”

 中年人沉声道:“正是!”“你这位兄弟说你很罩,且说你手头不便,需要一些钱,是吗?”

 “不错!”

 “你们敢在武林盟的地面敲诈吗?”

 中年人朝楼梯口一瞥,沉声道:“识相些!孝敬一千两银子吧!”

 香肠掏出一张银票,道:“一千两在此,来拿吧!”

 那名青年右掌疾劈向香肠之左腕,左掌疾抓向银票,香肠不屑的一哼,左掌已经按去啦!

 “砰!”一声,青年的右膝全碎,只见他惨叫一声,立即摔仆在香肠的身前道:“大哥…救…救我!”

 铁掌张双目一瞪,立即大步行来。

 香肠伸出右掌道:“亲热一下吧!”

 “小子,你自找死路!”

 “叭!”一声,他一握住香肠右掌,立即使劲一扣。

 香肠沉劲一捏,立听中年人惨叫一声。

 中年人剧疼难耐,慌忙用力手。

 “蹬蹬!”二声,他已退出二大步,可是,他的右手却只剩下鲜血疾的腕部,那张手掌已留在香肠的手中。

 天呀!这是什么功夫?

 他怪叫一声,慌忙转身奔去。另外七名青年立即向后转及跑步声。

 香肠一甩断掌,那五支手指已经分别入五名青年的右腿弯“跳环”立见他们仆倒叫疼!

 香肠左掌一旋再弹!

 中年人及二名青年的‮腿双‬“跳环”当场被制住,最惨的是那位中年人竟由楼梯口翻滚而下。

 “砰…”声中,他已头破血,昏死在入口处。

 惊呼声中,游客四散!吆喝声中,三名差爷已经入楼。

 香肠一直默立原处,三名差爷一进来,立听居中之人喝道:“你是谁?为何公然伤人?你不知王法吗?”

 香肠淡然道:“我叫古单,这九位人渣向我敲诈,我出于自卫制服他们,若是有罪我就跟你返衙!”

 “你便是古单?”

 “不错!你们是祝大人之手下?”

 “是的!财不白!你小心些!”

 “我没白!不过,城民大嘴巴!”说着,他不在意的下楼。

 三名衙役怔了一下,立即绑人返衙。

 香肠一下楼,不在意的逛到一名小叫化前,立即抛出一锭银子道:“小兄弟,跑个腿,办一件事如何?”

 “大爷请吩咐?”

 “此地有否贫民?”

 “有!大约有九百余人?”

 “男女老幼全部算在内吗?”

 “若加上小孩,可能有二千出头。”

 “好!我叫古单,你知道我吗?”

 “听说大爷三天后,将领钜银?”

 “不错!你去通知那批贫民在大后天午前来武林盟右侧空地准备领银子,这二千两银票先作见面礼!”

 说完,他已递出两张银票。

 “大爷为何要如此做?”

 “行善!不行吗?”

 “太张扬了吧?”

 “谁敢在武林盟附近抢钱呢?”

 “这…大爷不担心会在这三天发生意外吗?”

 “谁敢在武林盟地面作案呢?哈哈!”

 他抛下银票,立即哈哈连笑的行去。

 小叫化拾起银子及银票,便匆匆掠去。

 香肠不在意的逛到黄昏时分,便进入春风楼,他一入厅,酒客们立即不约而同的止声望向他。

 香肠将一锭银子抛给小二,道:“上菜!”

 “是!大爷,请坐!”

 香肠随意一坐,小二斟妥香茗,立即快步离去。

 不久,一壶酒及一道拼盘已经先行送到。

 香肠悠悠哉哉的喝酒品尝着!

 不久,八道佳肴已送齐,小二端着大小银子及及铜钱刚走来,香肠立即挥手道:“帮我订一间上房,剩下的银子,拿去喝茶!”

 “谢谢!谢谢!”

 小二一走,香肠便悠悠哉哉的用膳。

 不久,一位锦服青年上前拱手道:“兄台,请啦!”

 香肠瞄他一眼,道:“有何贵干?”

 “兄台是古兄吗?”

 “不错!我就是古单!”

 “听说兄台将于大后天领钜银,可有此事?”

 “有!”

 “兄台该提防有心人之异谋!”

 “你是县令大人吗?”

 “这…我只是关心而已!”

 “关心?你放心!武林盟不是纸糊的!”

 “你是冲着本盟而来!”

 “喔!你是武林盟之人呀?很好!不过,你太感啦!我只是要借助贵盟的声威赏些银子给贫民。”

 “那二千万两银子全部要赏给城民吗?”

 “不一定!视吾当时的心情而定,你满意了吧?”

 “若真如此!本盟乐观其成!告辞!”

 “慢着!你懂不懂礼貌?”

 “什么意思?”

 “你扯了老半天,尚未通名报姓哩!”

 “在下曾麒麟,抱歉!”

 “好名字!你可以走啦!”

 青年被讹了一顿,为了风度,只好沿途暗骂的离去。

 香肠沉声道:“掌柜,过来一下!”

 立见中年人含笑上前道:“古大爷有何吩咐?”

 “贵店有否外烩?”

 “有!大爷吩咐吧!”

 “大后天中午,替我在武林盟左侧空地办一千桌,如何?”

 “这…恕敝店无力独撑此项生意,可否会同别家酒楼一起办?”

 “可以!”

 “大爷订那些菜?”

 “每桌十两,够不够?”

 “够!够!”

 “留两百桌给城外贫民,其余之人,随便!”

 “是!”香肠出十张银票道:“这一万两银子交给你啦!”

 “是!谢谢大爷!”

 “没事啦!下去吧!”

 “是!在下立即去连络此事。”

 说着,他欣喜的匆匆离去。

 酒客们立即纷纷议论着。

 香肠又享用半个时辰,方始道:“小二,我的房间呢?”

 。“请大爷跟小的来吧?”说着,他已含笑在前带路。

 香肠一跟入房中,便满意的道:“我不见客,下去吧!”

 “是!大爷晚安!”

 小二离去之后,香场立即关窗锁门,再坐在椅上道:“柜内及榻下的朋友们,你们可以出来透透气啦!”

 立见两名中年人狞掠前而来。

 香肠不在意的道:“你们要钱吗?”

 “不错!”

 “行!有两种方式,第一,宰了我。第二,大后天下午扮贫民来领!”

 “妈的!”

 “呼呼!”二声,两人已经扬掌劈。

 香肠端坐不动,双手食指随意一弹,那两人只觉眼前一麻,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便仆倒向香肠。

 香肠右足尖连挑二下,那两人便惨叫飞出。

 “小子,你毁了我的功力!”

 “小子,你会死得很难看!”

 香肠上前开门,便边走边踢二人出门,没多久,那两人已被踢得鼻青脸肿,却在院中“哈!哈哈…”笑个不停!

 香肠关上门,立即宽衣沐浴。

 浴后,他欣开被褥一搜,果然搜出两枚长针,而且针上蓝汪汪的,显然,这两个家伙存心要宰掉香肠。

 他一听院中已没笑声,便知道那两人已被救走,他抛掉毒针,立即坐在榻上默默的运功窃听附近房中之动静。

 不久,他已发现附近每个房中皆有人,而且,这些人的呼吸吐纳颇为稳定,显然,这些人皆是修为不弱的江湖人物。

 而且,这些人目前皆在调息哩!

 显然,这些人皆冲着他而来,他不由忖道:“妈的!我才不会傻得让你们如此顺利的盯住我及对付我哩。”

 他稍一思忖,立即换上一套青衫襦装及锦靴,然后,他脑中稍一构思形象,便开始运功将自己变成一位陌生人。

 这位陌生人相貌普通,并不如何起眼!

 他包妥“古单”之“行头”又取出一条旧巾朝包袱外层一包,他便悄悄打开房间及提着包袱离去。

 不久,他已由后门离去。

 他的身材及面貌皆变,他又绕过三条街,便大摇大摆的进入另外一家客栈,悠悠哉哉的上榻歇息啦!

 这一夜!他睡得很香!很安稳!

 翌一大早,经商之旅客便开始起准备采购。

 香肠漱洗用膳之后,便沿街欣赏早市之热闹情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只见二位中年人从远处一起行来,香肠认得这两付面具正是周晓芹所赠,此两人必是四女之二人。

 他一瞧身材,便传音道:“莲妹,你们早呀!”

 这两人正是秋莲及冬梅,只见秋莲惊喜的瞧了他一眼。立即低声道:“梅,好人就在前面,他招呼我啦!”

 冬梅双眼立现喜芒!

 香肠欣喜的道:“裘兄,冬兄,久违啦!”

 二女便含笑上前招呼!不久,三人一起到湖畔租条小舟,愉快的划舟而去。

 立见秋莲欣然低声道:“常哥,你表现得太经典啦!几乎全城之人皆知道古单后天要领钜银哩!”

 “很好!对方有何反应?”

 “万财银庄掌柜钟天财两度赴武林盟,皆由对方接见,武林盟已派出二百人会合各派高手配合护送银子。”

 “很好!”“不过,有不少江湖人正在寻找古单哩!”

 “让他们去急吧!你们见过总管了吧?”

 “见过了!总管很高兴!她建议你尽量把后天的场面扩大,此外,别忘了见机化身何建衡吓吓对方!”

 “哇!真赞!高招!我得回忆他的容貌哩!”

 “我尚有印象!你试试看吧!”

 香肠一点头,立即运功。

 秋莲边瞧边低声指点,没多久,那位已被灭口之何建衡又复活啦!二女亦欣喜的连连点头。

 香肠问道:“会不会稍高些?”

 秋莲道:“差不多。”

 香肠微微一笑,立即又化成相貌普通之人。

 冬梅道:“你有否遇上双判及黑旋风!”

 “没有!怎么啦?”

 “他们一入城,武林盟之人便找过他们。”

 “我不该连累他们!”

 “这也是无奈之事,他们只向武林盟表示你已失踪,武林盟之人便没有为难他们,不过,却有六人分批监视他们。”

 “总管请他们与大家隔绝一阵子,以免扯上大家,此外,总管诸人已从多方面注意对方的行踪,随时供你参考。”

 “谢谢!大家辛苦啦!”

 “应该的!你在明处敌,更辛苦及危险哩!”

 “没什么?好玩哩!可以耀武扬威哩!”

 “你既有武功,又有钱,当然可以耀武扬威啦!”

 “我支用存单,总管有没有意见?”

 “她乐得很!何况,三个老鬼又赠更大的一张存单呀!”

 “谢谢!我可以充分发挥啦!”

 “常哥,为了方便后辨认,你可否做个暗记呢?”

 “这…如何做呢?”

 她取出一枚碧玉戒指道:“你就和我们一样的戴在左手中指吧!”

 “好呀!成都那儿有消息吗?”

 “总管提过,大小平安,大姐更平安!”

 “太好啦!后天中午,你们会来看好戏吧?”

 “岂可失去眼福呢?”

 “很好!保证经典!咱们登岸去探探消息吧!”

 “好呀!”

 不久,三人便已上岸,香肠更是单独离去。

 沿途之中,果然瞧见不少人边走边寻人,判系在寻找古单,香肠暗乐之下,便欣赏着这些人。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突听黑旋风的叫声道:“俺真的不知道啦!你再问一百年,俺也是不知道啦!”

 声音出白一家酒楼,显然又有人在问香肠之行踪,香肠心中一动,立即进入酒楼,而且直接登楼。

 楼上约有四十名酒客,双判和黑旋风共坐一桌,一位俊逸中年人,一位中年美妇和一位秀丽姑娘陪驼老坐于邻桌。

 他们正是“仁心书生”詹神添夫妇及詹怡霞。

 只见仁心书生陪笑道:“陆小哥,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好奇探听而已,并没有其他的用意,你就多喝几杯吧!”

 黑旋风灌了一杯抒酒,道:“淹已经被问烦啦!二位前辈,你们口才好,地位又高,你们为何一直不说话呢?”

 双判各挟一块送入口中,根本不理不睬。

 驼老道:“白判、黑判,你们皆知老夫与令师颇有情,你们一向是非分明,恩怨厘清,你们不何不说话?”

 白判道:“前辈要知道什么?”

 “香肠在何处?”

 “不详,他中途离去后,一直没有连络。”

 “他没表示要去办什么事吗?”

 “我们二人技败供差遣,岂可多问!”

 “他真的和秦淮三一起作案吗?”

 “绝对没有!双判之清誉可以作保!”

 “江湖传闻却颇有出入,而且确实有不少人死亡!”

 “这些人皆该死!”

 “错了!金家堡堡主金剑昔年以精神文药污辱罗刹仙子及加灭口,香肠诸人协助她复仇,情有可原!”

 “啊!会有此事!”

 “罗刹仙子当场以金扣作证物,金钊曾惊慌而逃,该堡尚有不少人逃生,前辈若有兴趣,不妨去查证!”

 “这…那九车赃物是怎么回事?”

 “即是吴玉龙那批盗贼之藏物!”

 “二位为何一出面澄清,以卸消香肠之通缉公告。”

 “香肠另有打算,在下二人只供差遣,不宜妄动!”

 黑旋风道:“俺要说一句话,香肠杀了很多人,不过,都是坏人,你们可以去探听啦!他若杀错人,你们就砍俺吧!”

 香肠听得暗自感动!

 驼老道:“老夫知道他没有杀错人,所以,老夫替他打抱不平,所以,老夫才会问这么多,你一定还知道很多秘密吧?”

 “没有!”

 说着,他又干了一杯!

 驼老又道:“白判,罗刹仙子诸人目前在何处?”

 “不详!她们也在找香肠!”

 “依你看!香肠是善抑善?”

 “善!真正的善人!前辈不妨沿着关洛地面探听过去!”

 “外界传闻甚多,老夫无暇探听,你看他会不会在岳?”

 “不敢确定!”

 “丫头,你有什么问题?”

 詹怡霞摇摇头,低下不语“好吧!打扰!”说着,四人立即下楼会帐!

 香肠暗道:“恩师、师母、驼老、师妹,容我后再向你们请罪吧!”

 立听黑旋风问道:“前辈,香肠会不会在此地呢?”

 白判淡然道:“别伤脑筋!该来,就会来!他迟早会来找你!”

 “对!有理!谢谢!”三人便默默用膳。

 香肠便边用膳边听酒客之交谈内容。

 没多久,他已听出那些人皆在谈香肠及古单,他愉快的用膳啦!

 阳光普照,哇!好日子!

 对岳城民及岳城之外地人而言,今天必然是一个既热闹又刺的日子,所以,一大早,便有人在占位子啦!

 因为,今天是古单要领二千万银子之日子。

 因为,古单设宴千桌,任何人皆可以去“加加菜”!

 辰中时分,武林盟附近,便已经人滚滚,四百余名“大师傅”及杂役人员在武林盟左侧空地上架炊炊膳佳肴!

 一千张圆桌及一万张圆椅皆已经整齐的排妥。

 桌上不但铺着红巾,而且已摆妥餐具,哇!好似在办喜事哩!

 这一带,人较稀,大家都集中到右侧啦!

 只见沿着武林盟右墙的空地上已经以五千个木箱隔出一大片空间,木箱外侧则共有两百人持剑而立。

 墙上更是每隔二丈便有一名青年持剑而立,一共站着四十人哩!

 箱阵之中,停着三十部马车,二百余人正在将车上之木箱搬下,而且整齐的摆着,另有二十人则在场指挥着!

 总捕头祝威更指挥三百名衙役及军士在现场阻止人站于三十丈外!

 哇!大张旗鼓矣!

 武林盟广场上之三个高台更是已经坐了三百余名各派高手中的高手,武林盟总管宗义明亦来回穿梭于三个高台。

 哇!他趁机大作“公关”啦!。

 已初时分,远处行来一批男女老幼,他们皆是一身的新衫及新靴,不过,光看他们的腊黄面孔及驼瘦身子,便知他们是“小发户”!

 不错!他们正是岳城的贫穷人家!

 他们由一群叫化的手中接到一笔银子,今又半信半疑,总动员的前来,此时一闻到佳肴香味,他们相信啦!

 小孩更是开始喊饿啦!

 他们一走近,掌柜便招呼他们入座!

 而且,立即每桌先送来拼盘供他们入座!

 妇人便既喜又难为情的招呼小孩先取用。

 不久,经不起掌柜频频招呼,他们这一百六十三桌先行“开动”啦!

 晌午时分,马车全部离去,钟天财率二十人在整齐的箱阵中边走边清点木箱之数目啦!

 那位掌柜则率人到群前招呼大家去用膳。

 不久,桌桌皆客满啦!

 以十两银子来办一桌佳肴,可说是“高级料理”这几家酒楼的老板知道古单的厉害,更是不敢偷工减料。

 所以,众人吃得大呼过瘾!

 可是,仍有不少人在箱阵四周等候着!

 此时的香肠自客栈上房中化身为古单,便挂着包袱由后门步出,没多久,便有人沿途“报佳音”道:“古大爷来啦!”

 哇!好似平地一声雷,轰动啦!

 当香肠悠悠哉哉步近人时,数万人纷纷行“注目礼”!

 他含笑步近箱阵,便见钟天财上的道:“请验收!”

 “别急!时间还早”

 说着,他已昂头行向那一千桌。

 立即有人鼓掌道:“古大爷来啦!”

 哇!“吃人就嘴软”大家纷纷起身鼓掌啦!

 香肠哈哈笑道:“坐!尽量吃!”

 “谢谢古大爷!”

 掌柜上前道:“古大爷,那群贫民坐在那儿!在下原本保留二百桌,他们却客气的抱小孩共桌,只坐了一百六十三桌。”

 “很好!很好!”那群贫民便起身向他道谢!

 他含笑走遍每一桌,他一一瞧着每人,他请他们多吃些!

 他望着每张诚恳、感激的腊黄之脸,他深深的感叹道:“哇!同样是人,他们为何如此穷?如此苦呢?”

 倏见一位八、九岁的小女孩怯怯的唤句:“叔…叔!”

 他循声望去,便瞧见一张小脸蛋儿,它颇为清秀,可惜,脸色腊黄,更突显出那对眼珠之圆大!

 她应该是一个很聪明,很活泼的孩子!

 可是,她却似刚结蕾,便枯萎!

 他心儿一阵爱怜,便蹲在她身前道:“方才是你唤我吗?”

 小女孩怯生生的望过身旁之年青人及年青妇人,立见那妇人鼓励的低声道:“小青,你昨天不是有好多话要告诉叔叔吗?说呀!”

 “叔叔,谢谢你!”

 “别客气:好不好吃呀!”

 “好吃!小青没吃过这么好吃、这么多的东西!小青的弟弟小煌还在吃,我们吃得很高兴!”

 “叔叔也很高兴!”

 “叔叔,你不认识我们,为何要请我们?”

 ”叔叔喜欢请别人吃东西,叔叔也不认识那些人呀!”

 “叔叔一定很有钱!对不对?”

 “对!”

 “叔叔为何很有钱?我们为何没有钱?”

 “叔叔的爷爷小时候也很穷。不过。他用功识字,长大后,勤快做事,叔权的爹也是这洋子,所以,他们留下很多的钱给叔叔!”

 “小青懂了!小青要更努力识字,长大以后,要很勤快!”

 “很好!多吃些吧!”

 “叔叔,你真好!给你吃!”

 说着,她从袋中取出一小包纸及小心的打开。

 赫然是一粒虾球。

 青年及妇人立即满脸通红。

 香肠感动的道:“你不是要带回去吃吗?”

 “叔叔是好人!送给叔叔吃!”

 “谢谢!”

 她那小手捏着虾球送入他的口中,他边嚼边道:“好吃!”

 他的双眼泛酸,泪光险溢出。

 他口气轻拍小青之脸,便起身朝青年点头道:“大哥尊姓大名?”

 “在下高晋龙!名好!人却不好!见笑!”

 “别如此说!人生际遇变化莫测,高大哥目前在那高就?”

 “在一家粮行记帐!”

 “很好呀!”

 “待遇微薄,一家老小身子欠安,故…见笑!”

 “别如此说!其余之朋友多以何维生?”

 “搬运工!打杂工!天天早出晚归,年年咬牙撑过。”

 “我想在岳做生意,却找不到人帮忙,你是否知道那家酒楼及客栈有意思要顶让?”

 “有!有好几家哩!”

 “多少家?”

 “十二家。”

 “我若买下它们,你召集这些朋友一起帮我做生意,好不好?”

 高晋龙惊喜的道:“当真。”

 “不错!每人的待遇比别高出一倍,如何?”

 “谢谢!不必高!只要有同样的待遇就可以啦!”

 “不!一定要高一倍,这样干起来才有劲!”

 “是!谢谢!”

 “你待会去邀那十二人来见我,如何?”

 “好!我马上去。”

 “别急!我还有一件事要请你邀大家一起帮忙!”

 “请吩咐!”

 “请多挑一些人,凡是会清点银子之人皆可以来帮忙我清点银子,事后,我赠于每人十两银子,好不好?”

 “不!理该效劳!我们已拿银子,如今又大加菜呀!”

 “桥归桥!路归路!拜托啦!多退少补!”

 说着,他已递出五张银票。

 “啊!待会再算,我还要到别处去找人,不宜带钜银!

 “好吧!全权委托你啦!”说着,他又轻抚小青之脸,方始再行向别桌!

 高晋龙兴奋的立即道出两项喜讯。

 当香肠绕到最后一桌时,大家皆获知喜讯啦!只见他们感激的起身一再的向香肠表示谢意。

 香肠含笑招招手,便行向外侧。

 不久,高晋龙已带着三百三十六名中、青、少,年跟来。

 香肠走到钟天财面前,突见黑旋风站在远处人之第一排,他立即指着黑旋风,招手道:“你过来一下!”

 “你叫俺黑旋风?”

 “对!”

 黑旋风朝身旁的双判一瞧,他们并未作任何表示?

 他便大步掠来道:“什么事?”

 “这些箱中装什么?”

 “银子呀?”

 “一箱装多少?”

 “俺不知道!听人说,好似二千两银子!”

 “掌柜,是吗?”

 钟天财点头道:“不错!这一万个箱子,各装着二千两银子,箱口皆贴有封条,老朽方才已查过,没错!”

 “我可以请这些人清点吗?”

 “可以,不过,会浪费不少时间哩!”

 “无妨!我没事!”

 “可是,老朽诸人忙了甚久,颇想歇息!”

 “可以!你只要留一人在此见证即可!”

 “万一遭劫呢?”

 “若在我点收之后遇劫,我认啦!反之,你认啦?”

 “这…好吧!请!”

 香肠洪声道:“黑旋风!你们两百多人仔细的点,只要谁点出那一箱子不足,那箱银子便赏给谁?”’黑旋风惊喜的问道:“真的呀?”

 “我又不是在放!开始!”

 黑旋风立即冲到最右侧那一排,他先拆纸启箱再倒出白花花的大银子一一清点以及送回箱中。

 其余之人则分别以二人或三人为一组拆箱及倒出银子清点着。

 每锭银子皆是二十五两重,映着阳光,白光光的,甚为动人心,人群中立即有不少对贪婪的眼光。

 钟天财暗自紧张啦!因为,这些银子至少有十分之七是向别外分店及岳地面之同行调借的呀!

 万一有人揩油少放一锭银子或被挑出重量不足,他就成了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万财银庄之招牌就麻烦啦!

 万一发生这种事,他就要卷铺盖走路啦!

 所以,他紧张的来回瞧着。

 另外二十余人分别在各处瞧着。

 香肠站在原处,道:“点妥之后,不必再上封条啦!黑旋风,你好好的查,即使没查出短少,我也送你一箱银子!”

 “哈哈!谢啦!谢啦!”

 他查得更起劲啦!

 他们一排排,—一箱的的翻查清点一个多时辰,众人亦一直站在原处瞧着,很多人期待能听到“好消息”!

 所谓“好消息”便是箱中短缺银子呀!

 因为,万财银庄岳分店这批人“重富轻贫”对于“小额存户”根本就爱理不理,而且经常叫存户到别家去存哩!

 如今,古单在整他们,众人当然幸灾乐祸啦!

 终于,高晋龙喊道:“古大爷,这箱少了一锭银子!”

 群情大哗!众人不由涌前探望!

 秩序顿时微!衙役们立即吹哨制止着!

 钟天财神色大变的立即奔去。

 一直瞧着高晋龙清点银子之中年人立即失道:“确实少一锭,这箱银于是向‘利通’调借的!”

 “你去请徐当家来一趟!”

 中年人立即应是匆匆离去。

 钟天财道:“小哥儿,请把这箱银子往外挪挪。”“是!”钟天财立即匆匆来到香肠身前行礼道:“古大爷,这箱银子系向利通银庄调借,徐当家会来作代。”

 “很好!有一便有二,你最好去瞧瞧!”

 妈的!香肠那张嘴好似“皇旁嘴”不到一盏茶时间,高晋龙在钟天财监督之下,接连又查出六箱各少一锭银子。

 高晋龙兴奋的双手连抖,喊声也抖啦!

 因为,香肠爽快的一直道:“送给你!”呀!

 他已有一万四千两银子呀!

 他可以买店面,实现他的理想啦!

 钟天财猛拭汗,汗珠却溢个不停哩!

 人群亦更纷躁啦!

 利通银庄主人徐进财终于搭车前来,钟天财沉声道:“徐当家,你摆这一道,实在太不漂亮吧!”

 为了面子及生意,徐进财沉脸道:“钟当家,周守忠在不在?”

 “守忠!过来!”

 立见一位青年边拭汗边奔来。

 徐进财道:“守忠,这二百箱银子核对箱之时,你是否在场?”

 “是…不过…”

 “你只要在场即可!钟当家,你说对不对?”

 “守忠,你把话说完!”

 “小个的曾陪徐公子用过半个时辰之膳!”

 徐进财沉声道:“守忠,小犬最好心招待你,你竟反咬一,太过份了吧?”

 “这…”钟天财沉声道:“徐当家,你…”立听高晋龙又喊道:“古大爷,这箱又少了一锭银子?”

 “很好!黑旋风,你们一起去查利通之箱子,不过,若有短缺,皆算高晋龙的!不过,我会贴补,一箱补十两,开始!”

 黑旋风等二百余人立即冲过去啦!

 没多久,其余的一百九十二箱中,各少一锭银子,在他们呐喊声中,围观之人中已有人在批评指教啦!

 钟天财及徐进财吵得面红耳赤啦!

 香肠喝道:“钟天财,你们先别吵!你先运走这两百箱银子,并且开一张四十万两银子银票给高晋龙!”

 “是!抬走!”

 二百余人立即快步上前抬走银子。

 香肠喝道:“黑旋风,你们每人可以各得一锭银子,待会自己来拿!”

 “哈哈!谢啦!”

 “再查!”

 “是!”哇!俗语说:“屋漏偏逢夜雨”黄昏时分,三位青年分别又发现三箱银子各缺少一锭银子。

 群情大哗!钟天财险些晕倒,慌忙过去查看!

 不久,他确定这三箱银子各少一锭银子,而且是分别向本城“福财”、“永利”、“进利”银庄所调借来的!

 香肠立即下令黑旋风诸人集中清点这三家银庄的箱子。

 钟天财吩咐下人去请三家银庄之人及引燃火把!

 不久,他和三位店主在对质啦!

 他们吵了一个多时辰,黑旋风诸人却找出八百箱各少一锭银子,香肠立即喝道:“钟天财,别吵啦!把八百箱运走,再开三张银票来。”

 钟天财颤声应是啦!

 香肠喝道:“记清楚!一共是一百六十万两银子,两张五十万,一张六十万银票就直接送给他们三人。”

 “是!马上办!”

 三百余名店员开始搬走箱子啦!

 香肠道:“高晋龙,你们先从本城银庄之箱子查起!”

 “是!”钟天财为示清白及诚意,立即指点出另外八家银庄之箱子。

 黑旋风抢先查“财神”银庄之木箱,却没缺少银子。

 他不甘心的继续查着!

 终于,两名青年分别找出两箱各少一锭银子啦!

 钟天财一直来回查看,他亲自清点之后,愤怒的减道:“天旺、进忠!你们去叫鲁、朱二位当家的来一趟!”

 二位青年立即应是离去。

 香肠喝道:“查!”

 黑旋风诸人立即奔去查箱!

 结果共计查出三百箱各少一锭银子啦!

 香肠喝道:“钟天财,运走!开二张三十万两银票来!”

 “是!是!”现场大忙特忙啦!  M.iqYxs.cOM
上章 金戈不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