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胭脂游龙 下章
第 二 章 千年大蛇创奇迹
雪花纷飞之中,宇文海率一百名高手一返堡,他立即下令庆功,因为,他们在武林大会上挣了面子啦!

 他便含笑与吴永昌返回梅轩。

 梅香扑鼻,却未见唐敏。

 他一入房,立见伊人及小敏皆不在。

 他便召来吴永昌道:“汝师母去何处了?”

 “禀恩师,师母在二个月前返娘家了!”

 “何事?”

 “师母没有吩咐!”

 “可有人来召她?”

 “没有!”

 宇文海便研判她返娘家散心。

 他求之不得的一喜。

 他便含笑道:“目前由谁在此地侍候?”

 “弟子不敢!”

 “也好,汝陪吾沐浴吧!”

 “是!”他关妥门,便进入了内室。

 不久,他又扭合啦!

 宇文海便畅玩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足的收兵了。

 他便泡躺在池中叙述武林大会的盛况。

 吴永昌便小鸟依人般躺在他的身旁聆听着。

 黄昏时分,他们便一起入厅与众人享用酒菜,宇文海上加,他便愉快的逐桌敬酒着。

 这一夜,他喝得酩酊大醉啦!

 散席之后,吴永昌便扶他返房。

 他一翻身,便又求

 吴永昌只好宽衣以待。

 不久,他已趴在榻上任由宇文海发

 酒醉使他放的发着。

 吴永昌便忍痛承受着。

 良久之后,宇文海哆嗦的下马。

 他一趴倒,便呻叫好。

 吴永昌便整装离去。

 翌上午,他练一阵子剑之后,便步向了宇文海的房中,不久,他已瞧见宇文海仍然一丝不挂的趴在榻上。

 他以为宇文海仍在醉睡,便带上房门离去。

 不久,他又开始练剑。

 黄昏时分,他忍不住又在门前瞧着。

 他一见宇文海仍然身趴睡,不由一笑。

 不久,他立觉不对劲。

 因为,宇文海的睡姿一直没变呀!

 于是,他来到了榻前瞧着。

 却见宇文梅已无气息。

 他顺手一摸,立即摸到了冰冷的肌肤。

 他骇得全身发抖。

 他不敢相信的怔住啦!

 良久之后,他才定神来。

 他开始思忖如何代啦!

 不久,他取巾擦拭宇文海的全身。

 然后,他换上干净的被褥。

 然后,他把睡袍一寸寸的套上了宇文海僵硬的身子。

 一切就绪之后,他方始到灶前焚化被褥。

 然后,他佯作不知的返房服丹行功。

 这一夜,他睡得恶梦连连。

 天亮之后,他乍闻尸臭,便出去报告管事。

 管事便匆匆入房。

 他乍闻尸臭,不由大骇。

 他上前一瞧,立见宇文海已死多时了。

 他骇得急忙召来三人。

 他们便仔细的探视尸体。

 然后,他们便召来吴永昌询问着。

 吴永昌推得一干二净,他道出他扶宇文海返房之后,宇文海便叫他离去,他昨天一直不敢打扰。

 管事四人又验尸之后,便匆匆离去。

 不久,二人已入内洗尸及整装。

 半个多时辰之后,宇文海已经入殓。

 由于尸体无伤加上宇文海前夜大醉,众人一致认定他死于暴毙,因此,众人默默的治丧着。

 不久,管事已派人赴唐府报讯。

 午后时分,唐敏乍听宇文海暴毙,不由大骇。

 她便与双亲商量着。

 半个时辰之后,唐敏已由双亲及小敏陪同离去。

 入夜之后,她一返堡,便入灵堂哭拜着。

 管事一见她已大腹便便,急忙劝她节哀。

 她一起身,便询问死因。

 管事便道出了宇文海在庆功宴大醉致死之事。

 唐敏不由轻泣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由小敏扶返房中。

 不久,她已召来吴永昌追问着。

 吴永昌只好据实以告。

 她不由暗骂句“该死!”

 她便轻声指点着。

 不久,吴永昌返房安心的歇息啦!

 宇文海便不明不白的死啦!

 十二月十五下午,他便入土为安了。

 除夕夜,唐敏一举生下了一对女婴啦!

 众人纷纷前来致贺着。

 她欣喜之下,便赏给每人一个红包。

 她安心的做月子啦!

 大年初二上午,她的双亲已送来了补品。

 她更欣然养身啦!

 三月三,清明时节,她循例与小敏各抱一婴到宇文海坟前扫墓祭拜,她们由头到尾未说一句话。

 她们纯系做给弟子们看。

 翌上午,她召集二十名重要干部开会。

 她宣布由宇文海之堂弟宇文江掌理宇文世家。

 众人皆无异议的通过。

 从此,她便在梅轩内抚育二女。

 且说吴永昌在唐敏返堡之后,便避嫌的搬出了梅轩,他奋发向上的每练剑以及每夜行功。

 他认为自己今后可以安心练剑啦!

 那知,这一夜,他正在巡夜,小敏突然现身向他招手。

 不久,他已跟入了梅轩。

 他一入房,立见唐敏已在榻上招手。

 她一掀被,赫见体一丝不挂。

 他的火气立旺。

 于是,他匆匆的剥光了全身。

 他一上榻,立即搂个温香满怀。

 男女爱,干柴烈火,一燃而着。

 二人便畅玩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呼呼的下马了。

 他便匆匆入内沐浴。

 然后,他又匆匆的离去了。

 不久,他已顺利班返房。

 他一躺上榻,便回味方才之妙趣。

 翌起他主动选上夜班巡夜啦!

 他每夜溜入梅轩快活啦!

 偷玩的妙趣使他们乐不思蜀。

 不知不觉之中,便又过了一个月余,这天上午,唐敏一见月信前来报到,她立即确定避孕‮物药‬有效啦!

 她不由大喜。

 她歇养七,便又陪他快活着。

 两人便夜夜宵的畅玩着。

 光似箭,一晃便又过了三年余,如今,吴永昌及唐敏所生之二女已长得又美又甜,人见人爱矣。

 她们人如其名的又香又甜啦!

 吴永昌与唐敏更加如胶似漆啦!

 这天上午,宇文江率五百名高手前往清苑会合泰山帮对付七龙帮,因为,此二帮因利益而火拼啦!

 那知,当天晚上子初时分,七龙帮帮主屠七却率八百余人前来袭击宇文世家,这招叫做‘引蛇出’。

 此时的吴水昌正与唐敏在梅轩快活哩!

 由于他之擅离职守,七龙帮人员便长驱直入了。

 他们的快活声更引来了二十人。

 那其中八人一掠入,便一阵砍杀。

 这对夫妇当场被砍死。

 不久,小敏也被砍死。

 宇文香及宇文恬便骇哭着。

 二名大汉一见二童甚美,便狠不下心。

 他们便一掌拍昏二童。

 众人便砍杀留守的三百余人。

 双方便进行一阵砍杀着。

 匆匆战的宇文世家高手原本吃亏,加上对方有备而来以及人数众多,宇文世家高手立遭围攻。

 双方便在各地砍杀着。

 不久,二道人影已掠入了梅轩。

 他们便是太原地面的飞贼涂川及唐元,他们早就在打宇文世家财富之主意,如今天赐良机,他们岂肯放弃呢?

 不久,他们已入房搜索着。

 没多久,他们已搜出了一批财物。

 他们意犹未尽的再入邻房。

 他们立见宇文姐妹。

 “好一对小美人!”

 “嗯,后必是大美人!”

 “好美的二颗摇钱树!”

 “对,卖给喜婆吧!”

 “好!”于是,他们便又搜索着。

 不久,他们又各包妥一包财物。

 于是,他们携走财物及二童。

 天未亮,他们便把二童送入了一处民宅中。

 他们便与一位妇人讨价还价着。

 不久,他们已取银票离去。

 那位妇人便召来二位青年吩咐着。

 不久,他们已各携一童离去。

 此时,七龙帮之人已经宰光了宇文世家的弟子,他们匆匆搜走了财物,立即引火燃烧宇文世家。

 火光一涌,他们立即离去。

 不久,宇文世家已成火海。 ‘天无三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天地人不合,难怪贵州自古以来,便被世人视为蛮荒及贫穷地区。

 这天一大早,难得老天爷大发慈悲的放晴,立见一名布衣少年以肩扛着一大捆竹杆进入了都匀县城。

 竹杆前后各悬一个麻袋,袋内动不已。

 哇,不知袋内装着什么好货哩!

 沿途之人乍见到少年,便边打招呼边回避着。

 不久,少年已停在长生堂门前。

 他放下了竹杆及二袋,便上前敲门道:“大叔,泰哥,我是阿海,我送来了一百条蛇,大的哩!”

 “来啦!”

 立见一名青年含笑开门。

 “泰哥,早呀!”

 “早,来!”

 二人便各拎一袋入内。

 立见一名中年人含笑来道:“阿海,你可真勤快哩!”

 “大叔代,我那能怠慢?”

 “很好,全是毒蛇吧?”

 “是的,包括百步蛇及壳花!”

 “很好,来!”

 他立即开启一个铁笼。

 不久,少年已把二袋蛇倒入了笼中。

 中年人含笑道:“一百条吧?”

 “是的!”

 中年人便入内取来七锭白银道:“留下三锭,别全部交给汝爹,以免他三两下又把它们输光啦!”

 “是,谢谢大叔!”

 他立即收银入袋直揣入怀中。

 不久,他便扛竹离去。

 中年人便与青年抬笼入内。

 不久,中年人已匆匆的离去了。

 午前时分,他已陪一名瘦削中年人返回长生堂,中年人一到笼前,那张马脸立被毒蛇引出笑容。

 他不由含笑欣赏着。

 良久之后,他递出一张银票道:“老规矩?”

 “是,请!”

 瘦削中年人一掀笼口,便伸手入笼。

 群蛇原本吐信咬,如今却纷退着。

 瘦削中年人便一把抓出一条蛇。

 他一拉直蛇尾便张口咬上了蛇腹。

 血光乍现,他已经蛇血。

 不久,他咬下了蛇胆便抛蛇落地。

 没多久,他又吃九条毒蛇。

 他便迳入一房中行功。

 中年人便斩蛇首另以蛇身炖药着。

 不久,他望着那张一千两银票笑眯了眼。

 此时,那位少年已售光了那捆竹杆正在摊上用膳哩!

 不久,他已欣然离去了。

 他刚走出城门,立见一名发中年人打着哈欠行来,他唤句‘爹’,立即加快着脚步行去哩!

 发中年人一止步,便注视少年的口。

 少年立即取出那包白银。

 中年人双目一亮,立即夺走布包。

 他一转身,便又精神百倍的快步行去。

 少年摇摇头,便默默行去。

 这位发中年人姓薛,名叫大财,他出身贫户,他不甘受命运摆布,所以他一直打算一夕致富。

 他因而染上了赌瘾。

 十赌九输,他却不服输的续赌着。

 他当然赢过,不过,他的胃口太大,因而又输光了。

 他便天天做着发财梦。

 这名少年姓薛,单名海,因为,薛大财希望自己能够在赌场‘海讹’一场,迄今,他仍未达心愿。

 说起薛海,薛大财可够走运。

 十四年前,薛大财好不容易在赌场赢一次钱,他在庄家苦劝之下,勉强见好就收的打算返回山上歇息。

 途中,他听见了林中传出了婴啼声。

 他因为心情愉快,便入林一瞧。

 立见一婴在树头旁哇哇大哭着。

 他怔了一下,便打算离去。

 却见婴襟上有一个红包。

 他的双眼一亮,便上前取红包。

 立见内有一张一千两银票及一张纸。

 字迹颇娟秀,他便多看了一眼。

 “盼仁人君子抚养这位苦命子!”

 他怔了一下,便先妥银票。

 他一见婴儿眉清目秀,便心生喜欢。

 于是,他立即抱婴离去。

 途中,他遇一人,便探询哺婴之事。

 不久,他已找到了一位刚分娩之妇。

 双方便进行易着。

 没多久,妇人及老公已收下了一锭白银。

 她们已允哺育婴儿一年。

 薛大财便替婴儿取名为薛海。

 从此,他这位‘罗汉脚仔’(光)也有儿子啦!

 他的手气居然逐渐好转。

 他因而时常探视薛海及送上婴衫。

 他更买一张铺放在山

 一年之后,他牵薛海返山居住。

 由于赌场被‘抄’,他也安份了一阵子。

 他便天天破竹下山求售。

 他更抓蛇售长生堂。

 三年之后,赌场又另起炉灶,他又前去报到,他经常赌上一天二夜,方始输光光的返山。

 他根本无暇照顾薛海。

 薛海经过那三年之见习,他不但能以草菇,泉水及野果维生,他每天以小手挥柴刀砍竹。

 他再来回的拖竹下山入城出售。

 他便似‘天公囝’般自立更生着。

 在他七岁那年,他便开始捉蛇及卖蛇。

 他不知已被多少蛇咬过了,他曾经昏睡过三三夜,可是,他活得更健康,他也看得更开了。

 如今,他目送老爸又要去赌,他仍不吭半句。

 不久,他看见一位少女匆匆奔来,他立即问道:“恬恬,出了何事?”

 “海哥,家母又发啦!”

 “你先回去,我去请大叔!”

 “谢谢海哥!”

 少女便掉头离去。

 薛海便匆匆奔入了城中。

 不久,他一入长生堂,便向中年人道:“大叔,恬恬的娘又发,请大叔帮帮忙!”说着,他已取出一块碎银。

 中年人忙道:“收下,走!”说着,他已拎起了药箱。

 二人便匆匆离去。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进入了一间破旧木屋中,立见少女他们入房,再扶起榻上的又瘦又干妇人。

 中年人便上前切脉。

 不久,他一收手,便打开了药箱配药。

 没多久,他配妥六副药,便详述煎药之法。

 不久,他已拎箱道:“放心!”

 不久,少女跟出木门便低声道:“大叔,可否暂欠药资?”

 “阿海已付,放心!”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海哥,谢谢!”

 “我…我没给钱,大叔不收呀!”说着,他已递出了二块碎银。

 “不,不行,我已欠海哥太多啦!”

 “收下吧,我还忙哩!”说着,他已硬入碎银。

 他一转身,便奔向了远方。

 少女道句:“谢谢海哥!”不由掉泪。

 薛海擒袋一奔上山,便先开始砍竹。

 当天晚上,他便趴在竹林张望着。

 ‘咻啉’声中,大小蛇已在竹林穿梭着。

 他便熟练的捕蛇及系蛇口再放入袋中。

 他忙于一整夜,便又捕二袋蛇。

 天色一亮,他便又扛竹挑袋下山。

 不出一个时辰,他又换回了七锭白银及二块碎银,他便直接来到了城外林中之破旧木屋前。

 立见少女正在煎药及炊膳。

 房中则有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海哥!”

 “恬恬,大婶好点了吧?”

 “谢谢,好多啦!”

 “多进些补!”说着,他已给她三锭白银。

 “不…太…太多啦!”

 “收下,你也该买套衣裙啦!”说着,他便匆匆离去。

 他一返山,便入山呼呼大睡着。

 当天晚上,他便又捕蛇。

 于初时分,他刚捕一袋蛇,倏听‘唰!’一声,他立即由竹林中之月光发现一个人‘飞’来哩!

 他以为遇上鬼,便骇趴在地上。

 那人一落地,便匆匆回头望去。

 不久,他吁口气道:“妈的,这两个家伙可真魂不散的紧迫不舍,哼,我还不是甩掉你们啦!”

 “嘿嘿,未必!”

 ‘唰唰!’二声,远方已掠来二人。

 那人神色一变,立即转身拔剑。

 ‘唰唰!’二声,那二人已掠落三丈外。

 只见那人道:“涂川,唐元,你们当真不怕死?”

 此二人便是昔年潜入宇文世家搜刮财物以及劫走宇文姐妹之二名太原飞贼涂川及唐元哩!

 只听涂川道:“刘鸿,亏汝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角色,汝为何忽略‘见者有份’这个规矩呢?”

 另外一人便是陕西飞贼刘鸿,立听他道:“妈的,老子为了这把屠龙匕险些掉了老命,汝二人休想分红!”

 唐元声道:“刘鸿,汝可独得屠龙匕,不过,汝须付五千两白银,否则,吾二人若抖出此讯,汝必不得安宁!”

 “五千两?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呸!”

 “妈的,汝想死?”

 “来吧,吾足以摆平汝等!”

 “干,做掉他!”

 二人立即拔剑扑来。

 双方迅即展开斗。

 林中诸竹唰唰连倒。

 薛海不由瞧得又喜又骇。

 喜的是,他可以学一些打架招式。

 骇的是,他担心被此三人发现而丧命。

 三人又斗良久,便各自挂彩。

 三人因而一发不可收拾的火拼着。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唐元挨剑惨叫倒地,他刚颤抖不久,便不甘心的瞪眼咽下丁最后一口气。

 涂川一落单,便心中发

 不过,他已无法身,他只有硬拼啦。

 寅初时分,天上明月被乌云遮住,涂川二人摸黑拼斗之下,两人已经彼此各砍上对方一至二剑。

 二人便咬牙续拼着。

 终于,刘鸿一剑刺上了涂川之腹。

 涂川惨叫了一声,便用力一撞。

 ‘卜!’一声,刘鸿的背部已戮上了一支被削之竹身。

 他惨叫一声,便拔剑再刺。

 涂川惨叫一声,也挥剑连砍。

 一阵惨叫之后,二人已不吭声啦!

 薛海却仍然趴在原地。

 良久之后,月再现,他立见那二人之死状。

 他骇得拔足奔入了中。

 他一头钻入了被窝啦!

 上午时分,薛大财又口袋光光的返山了。

 他乍见那三具尸体。便骇得哇哇连叫的摔下山了。

 薛海乍听此声,便匆匆奔出。

 不久,他已扶起了鼻青脸肿的薛大财。

 薛大财啊道:“快,快埋掉他们!”

 “好,爹先上药吧!”

 “免,免,对了,银子呢?”

 薛海便取出二锭白银。

 薛大财喜道:“好,很好!”他又元气百倍的下山啦!

 薛海便上山准备埋尸。

 不久,他扶下了涂川及刘鸿之尸,立听‘叭叭叭!’三声,他立即瞧见一把小匕以及二个小布包。

 他好奇的立即拿起了小匕。

 立见它重的,而且整支黑漆漆的,他不由忖道:“这便是他们三人拼死要得到的什么匕吗?”

 他便把它放在一旁。

 他打开一个布包,立见一叠银票,金元宝,碎银及一个瓷瓶,他怔了一下,便先瞧那叠银票。

 “哇,一千两,这…”他急忙望向了四周。

 他一见四下无人,便放回银票及束妥布包。

 不久,他打开了另一个布包,亦见相似的物品。

 他急忙束妥小包。

 不久,他便以剑挖妥二坑。

 他放下了二具尸体便放剑入坑。

 他便掘土埋尸。

 良久之后,他便又到唐元的身旁。

 他探怀一搜,便搜出一个布包。

 他匆匆打开了布包,便发现了一批财物。

 他急忙束妥布包。

 他立即又以剑挖坑。

 良久之后,他方始埋妥唐元及那把剑。

 他立即把小匕及三个布包送入中。

 然后,他下山买回纸钱及祭品。

 他恭敬的在三堆土前祭拜道:“大叔,听说死人用不上人间之物,你们可别怪我取你们之物!”

 他便念念有词的祭拜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焚化纸钱。

 然后,他返吃着祭品。

 他一填肚皮便上歇息。

 他一觉到天亮,方始起身。

 他便打开布包倒出所有的物品。

 良久之后,他已经喜怔啦!

 因为,他已有一万八千两银票及三锭金元宝、二锭白银还有碎银,他实在不敢相信的怔住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定神。

 他便先埋妥那三个布包。

 然后,他瞧着那把小匕。

 他七按八之下,便拔开了匕鞘。

 他立觉一阵寒意。

 却见匕上刻着很多的小字,他不由瞧着。

 那知,那些小字既小又怪,他瞧了老半天却看不懂半个字,他不由怔道:“许夫子说我已识够字,我怎么会看不懂呢?”

 于是,他埋妥银票及金银。

 他便取匕及碎银下山。

 薛海口中之许夫子姓许,名叫举仁,他不但满腹经纶而且学贯古今,可说是一位标准的书生。

 坏就坏在他名叫举仁。

 因为,他死拼活拼的赶考,仍然只是一名举人而已。

 不少人因而笑谑他该取名为状元。

 他拼考到三十岁之后,便在都匀县城学塾内替孩童启蒙,此外,他更广泛涉猎各方面的知识。

 所以,大家皆称呼他为许夫子。

 当人们不薛大海嗜赌,又同情薛海孤苦无依之时,许夫子每天下午皆上山替薛海启蒙。

 起初,他出自同情心因而如此作。

 不久,他狂热般天天往山上跑着。

 因为,薛海不但过目不忘,闻一知三,而且本善良,他的无怨无悔宿命观念深深的震憾许夫子。

 所以,许夫子竭尽所能的指点薛海。

 所以,薛海一直靠许夫子指点津。

 薛海一下山,便发现许夫子尚在塾中授课,于是,他便到那间破旧木屋探视着妇人及少女。

 立见少女来道:“海哥,我该如何答谢你呢?”

 薛海含笑摇头道:“小卡司啦!我只是多捉一批蛇而已啦!”

 “捉蛇冒险的呀!”

 “不会啦!大婶呢?”

 “刚服过药,正在歇息!”

 “恬恬,大婶怎么会发呢?”

 “自从爹挑盐坠崖身亡之后,娘为这个家过度的累,加上又舍不得吃,所以急出这个病!”说着,她不由一叹。

 薛海问道:“无法治吗?”

 “难,病已深,娘又身子虚呀!”

 “如果补身再治,有效吗?”

 “有效,不过,难呀!”

 “约须多少钱?”

 “这…不提也罢!”

 “说说看,我或许可以帮忙!”

 少女忙道:“不,我不希望海哥再冒险捉蛇!”

 薛海向四周一瞥,便低声道:“我捡到了一笔钱!”

 “啊,太好啦!大叔可以戒赌啦!”

 “嗯,我至少可以帮你五千两白银!”

 少女瞪目道:“当真?”

 “嗯,够不够治大婶的病?”

 “够,够,不过,我们不能再欠海哥的情及钱啦!”

 “傻瓜,这笔钱是我捡到的呀!”

 “那是你的福气,我们不能沾光!”

 “不,那是老天爷要我协助别人!”

 “没有这回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不如此想,只要有人,便有机会赚钱,只要有钱,便要协助没钱的人,如此一来,大家才可过好日子!”

 少女不由摇头一叹!

 “恬恬,怎么啦?”

 少女道:“世人如果皆似海哥,便没有我们这种人啦!”

 薛海道:“恬恬,许夫子说过,人可以穷,却不可以失志,只要肯拼,便有机会赚钱,我便是一个例子!”

 “我…我什么也不会呀!”

 “不,你会做衣服,你可以替人做衣服,你便可赚工资!”

 少女不由美目乍亮道:“当真?”

 “对,我下午再来看你!”

 “谢谢海哥!”

 薛海便含笑高去。

 不久,他一进入长生堂,中年人便含笑道:“阿海,有事吗?”

 “大叔,恬恬的娘有希望治愈否?”

 “有,不过,要花一笔钱补身及诊治!”

 “需多少钱?”

 “一千两左右!”

 “会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两?”

 “不会,你想帮这个忙呀?”

 “是的!”

 “这…何必呢?捉蛇危险的!”

 “无所谓,我下午来见大叔!”说着,他已行礼离去。

 良久之后,他终于在学塾会见许夫子,他一见四下别无第二者,他立即低声道:“请夫子先瞧瞧它!”说着,他已递出小匕。

 许夫子一接匕,便双目一亮。

 他一拔鞘,立见匕上有不少的细字。

 他低目一瞧,立即神色一变。

 他匆匆向四周一瞥,便低声道:“入房再说!”

 薛海便好奇的跟去。

 不久,二人一入房,许夫子便关妥门窗引烛阅字,薛海一见他如此的慎重,便小心的经常望向了纸窗。

 良久之后,许夫子吁了口气道:“汝怎会有此匕?”

 薛海便据实以告。

 许夫子点头道:“此匕甚锋利,瞧!”

 立见他持匕削向了桌角。

 ‘唰!’一声,桌角便似豆腐般被削下。

 薛海不由神色一变。

 许夫子指向匕上道:“这些字是上古篆字,它出自周朝末年一位练气士,所谓练气士便是想成神仙之人!”

 “我懂!”

 “这位练气士把一套手法刻在匕上,学会此套手法,便可掷此匕自保及除恶,不过,吾不懂如何练?”

 薛海笑道:“无妨,我用不上它!”

 “老霸王或许懂!”

 薛海喜道:“我险些忘了他!”

 “汝邀他来此,汝先别道出原因!”

 “好!”于是,薛海便行礼离去。

 途中,他买了一支烤及三份卤味,再买了一壶酒。

 不久,他已在一间木屋内向一名魁梧老者行礼道:“老爷子金安,许夫子请您过去喝几杯叙叙!”

 老者一瞥薛海手中之物,便笑呵呵的道:“穷酸为何如此大方?”

 “天机不可也!”

 “呵呵,穷酸最喜欢玩这套,走!”

 “请!”

 二人便欣然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二人一到学塾,许夫子便含笑出道:“霸王大驾光临,晚生甚表荣幸也!”

 “呵呵,穷酸,有何指教?”

 “不敢,入内再叙,请!”

 “请!”

 三人便含笑入房。

 薛海便摆妥酒菜。

 此老姓劳,单名霸,他自幼便逢异人传技,但平却罕炫武功,不过,都匀人皆公认他是一位很厉害的人。

 如今,他已逾六旬,众人便尊称他为老霸王。

 此时,他一入座,便含笑道:“穷酸,可以道出正事了吧?”

 许夫子含笑道:“不急,以免有碍酒兴!”说着,他已取来了二个酒杯。

 薛海立即拍开酒壶泥封斟酒。

 许夫子含笑道:“老当益壮,干!”

 “呵呵,干!”

 二人便欣然干杯。

 许夫子拿起酒壶斟酒道:“阿海,汝吃汝的!”

 “好!”薛海便入座取用卤味。

 许夫子二人便边饮边聊着。

 不知不觉之中,二壶酒已被喝光了。

 许夫子含笑道:“否?”

 “呵呵,也!”

 “很好,请过目!”说着,他立即送上了小匕。

 老霸王乍见它,便全身大震。

 他的双眼原本笑眯成一线,如今不但瞪得似牛眼般大,而且泛出炯炯神光,令薛海当场不敢正视。

 ‘刷!’一声,他一夺匕,便除鞘注视匕身。

 不久,他呵呵一笑道:“阿海,汝得此匕吧?”

 “是的!”

 “呵呵,老天有眼,吾未看走眼矣!”说着,他不由呵呵一笑。

 薛海一见他如此乐,不由跟着笑着。

 老霸王合鞘道:“阿海,汝还记得吾经常入山吧?”

 “记得,您老好游兴!”

 “非也,吾另有目的,汝是否诧异山上为何不产竹笋?”

 “是呀,竹笋可做笋干及生吃哩!”

 “呵呵,穷酸,汝可知吾为何窝在此地?”

 许夫子含笑道:“汝一定另有目的?”

 “不错,这一切完全为了一条铁甲蛇!”

 许夫子怔道:“世上当真有铁甲蛇?”

 “不错,它至少已有八百年高龄!”

 薛海当场听得目瞪口呆道:“八百年?”

 “不错!”

 许夫子道:“它隐在山中?”

 “不错,吾每年皆入内观察它,它尚在潜修!”

 “它在何处潜修?”

 “八仙底!”

 “好地方,此物果真灵!”

 老霸王点头道:“是的,先师昔年因为发现它在此潜修,因而留在此地培植吾并且吩咐吾设法诛除它!”

 “由于它皮坚硬,不畏掌力及刀剑,吾因而守至如今,如今既获此匕,它该寿终正寝啦!”

 他不由呵呵一笑。

 许夫子道:“它也是蛟类之一吧?”

 “是的,它修满一千年,便可破空化成龙,不过,在它修满九百九十年之后,便会因患得患失而翻腾酿灾!”

 “难怪上天罕容蛟成龙!”

 “是的,那十年所造之灾害甚难估计!”

 “的确!”

 老霸王望向薛海道:“汝怎么会获得此宝?”

 薛海便详述经过。

 老霸王笑呵呵地道:“一饮一啄,皆出自天意,强求不得也!”

 许夫子笑道:“是呀,您者可得好好调教阿海!”

 “没问题,吾早就欣赏阿海!”

 薛海立即申谢。

 老霸王含笑道:“吾明上山授技,今好好庆贺吧!”

 “是,二位稍候!”

 薛海立即高去。

 不久,他已扛回了一坛酒。

 老霸王便与许夫子以边畅饮着。

 薛海便客串忠实听众。  m.IQyxS.Com
上章 胭脂游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