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胭脂游龙 下章
第 五 章 神秘森林花痴女
滇南自古以来便以瘴毒出名,遍地树林,林中更有凹谷。

 由于长年未经开发,它一直聚着沼气。

 加上蛇兽杂处,尸骸及落叶汇聚,终成骇人的瘴毒。

 这一天,池天把秀丽少女吊在滇南丛林瘴毒区外之一株大树下,他不但把她剥得一丝不挂,更把她的粉腿制成大字张开。

 秀丽少女为此嘶声呐喊。

 她不知已了多少的泪。

 她的那双凤眼亦哭成红肿。

 因为,她自出娘胎以来,未曾如此受守羞辱呀。

 她乃是‘箫君’罗三及洛第一美人田美黛之唯一宝贝女儿罗燕,她自幼便受双亲之百般呵护以及调教武功。

 加上她自幼便频服灵丹,她因而自傲为高手。

 所以,她此次大胆的率婢女小燕出游天下。

 料不到她会遇上池天这个九指笛魔。

 更料不到九指笛魔如此整她。

 她起初坚持着。

 如今,她崩溃的哭叫着。

 因为,九指笛魔在方才擒来一条大蟒蛇,女人天生怕蛇,罗燕即使自命为侠女,亦难免会怕蛇。

 何况,她如今无法反抗。

 她更无法闪躲。

 不久,九指笛魔已经抓着大蟒蛇凑近罗燕的下体。

 由于九指笛魔先在她的下体抹过腥粉,大蟒蛇如今正吐着血红舌信咻哗的一直凑近罗燕的下体。

 罗燕骇怒加的尖叫‘不要’着。

 她的泪水便似泉水般涌出。

 不久,蛇信已又着她的下体外沿。

 骇极之下,她终于啦!

 九指笛魔却得意的哈哈大笑着。

 他顺手一抛,大蟒蛇已落在远方草上。

 它便匆匆的落荒而逃了。

 九指笛又哈哈一笑,方始放下她。

 不久,他已挟她抵达了一个瀑布前。

 他顺手一抛,她已落入瀑布下方之池中。

 他哈哈一笑,便去衣物。

 不久,他已身入池抱着她。

 “不…不要…不要…”

 “嘿嘿,汝别怕,吾不会玩汝!”

 说归说,做归做,他便又吻又抚着双

 然后,他由脸到脚的抚吻着。

 接着,他由脚到脸的抚吻着。

 他的火气为之大旺。

 他为之气如牛了。

 不久,他抱她上岸,便趴上了体。

 “不要…不要呀!”

 “嘿嘿,汝父夺吾之所爱,吾该夺他之爱,天经地义也!”

 “不要,不要呀!”

 “嘿嘿,放心,吾必会使汝飘飘仙!”

 “不要呀,禽兽!”

 “嘿嘿,汝终于骂出口啦,吾有理由玩汝矣,吾便是畜牲,罗三,吾在玩汝之宝贝女儿啦!”说着,他不由哈哈一笑。

 他一挥戈,便破关而入。

 倏听一声格格笑声,他的右耳立即一阵嗡鸣。

 他大骇之下,便跃起身张望着。

 他立即瞧见一位长发女子自林中掠来,她不但脸色白皙,全身亦雪白,而且是未穿一衫片裙。

 ‘唰!’一声,她已停在九指笛魔身前。

 九指笛魔当场被这种骇人身法骇退。

 “格格,男人,汝不是要玩吗?来呀!”说着,她已张腿仰身倒地。

 妙处毕呈,九指笛魔却骇得趁机掠向远方。

 因为,他已忆起了苗人说过的‘花痴女’,据闻此女罕出现,她只要一出现,便会抓男人玩,而且皆使男人玩得‘死’。

 那知,他刚掠出二十余丈,那女子已拦住了他。

 他急忙扬掌劈去。

 那女子却避也不避的张臂搂来。

 ‘砰!’一声,她的右立即出现了一个黑掌印。

 她喔了一声,却仍然抱向了他。

 他急忙连劈又退着。

 ‘砰砰’声中,那女子又挨六记掌力。

 不过,他已撞上了一株树。

 他当场被她抱住。

 她立即似蛇般住了他。

 她的下体更胡顶不已。

 他不由又骇又急。

 偏偏她孔武有力,而且搂按住他的道,他根本挣脱不了。

 他不由暗恨自己的毒掌奈何不了她。

 他更恨自己的小兄弟,因为,它已经站起来啦!

 她格格一笑,立即引‘蛇’入

 她顺势拧,两人已落在草中。

 她便轰动连连。

 不久,九指笛魔已被磨摇得火气渐旺。

 她的双更磨出他的亢奋。

 没多久,他便已经霍出去啦!

 不出半个时辰,他的小兄弟已经‘晕眩’般‘呕吐’啦!

 那女子却仍然轰动不已。

 又过了良久,小兄弟又被磨出火气。

 它再度昂举。

 那女子蠢动得更起劲啦。

 终于,小兄弟又‘呕吐’啦!

 九指笛魔飘飘仙啦!

 那女子却意犹未尽的蠢动不已。

 良久之后,小兄弟又立正致敬啦!

 九指笛魔亢奋的叫好着。

 那女子格格笑着。

 她扭顶更疾啦!

 他便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舒畅着。

 入夜之后,他终于被玩出血丝啦!

 他在飘飘仙中呻着。

 又过不久,他已成风鬼啦!

 那女子又蠢动不久,便趴在他的身上呼呼大睡着。

 此时的罗燕亦已经累乏的昏睡着。

 过度之惊骇已使她似死人般昏睡着。

 翌上午,那女子一醒来,便格格一笑。

 她一跃起,便望向了四周。

 也乍见罗燕,便飘去挟起了罗燕。

 罗燕乍醒,便已被她挟飞入林。

 不久,她已瞧见红雾,她不由骇道:“不要,我不要死!”

 因为,九指笛魔曾道出红雾便是瘴毒呀!

 那知,那女子却格格连笑的掠去。

 不久,罗燕已进入了红雾区,她立觉下体又又粘的,她不由叫道:“求求你放了我,我不要死呀!”

 那女子却只是格格连笑掠去。

 不久,她已跃入了一个坑中。

 罗燕刚觉眼前一黑,身子却一直下坠。

 她顿觉好似要进入地府。

 她不由骇叫着。

 如今的她已毫无架子。

 她更忘了自己是侠女。

 倏听扑通一声,她已落入水中。

 那女子一推开她,便游水不已。

 水池并不大,罗燕便被烫得灌入三口水。

 她呛得连咳。

 不久,那女子已靠坐在池旁歪头呼呼大睡着。

 罗燕乍听鼾声,不由一怔。

 因为,她一直以为女人不会打鼾呀。

 她更不敢相信那女子说睡便睡。

 她无暇多想,因为,她的道未解,她仍然张腿仰身倒在池中,池水正好淹过她的全身,她已有窒息之感。

 她急忙张口呵气。

 池水立即灌入了口中及呛到了她。

 她当场又咳又掉涕泪。

 不久,她便又呼吸急促。

 她只好又张口灌水。

 她当场又呛咳着。

 她便反覆的灌水及呛咳着。

 她可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

 偏偏她不甘死,所以,她一直受这种活罪。

 那女子却充耳不闻的呼呼大睡着。

 罗燕又受二个多时辰的活罪之后,她的道倏然自解,她一见四肢可以挣动,急忙跃立起身。

 她立即发现腹中真气翻腾。

 她骇得急忙坐在池中提气行功。

 功力乍涌,她不由一怔。

 因为,她的功力未曾如此强劲呀!

 腹中真气乍翻,她急忙定神行功。

 她不敢分心,以免走火入魔。

 她便专心的行功着。

 她足足行功大半天,方始入定。

 那女子却仍然呼呼大睡着。

 山中无岁月,中更是无秋,不知不觉之中,罗燕已经入定了三天,这天上午,她终于被呼呼声吵醒了。

 她一收功,不由大喜。

 因为,她的功力已经大增了。

 她乍见那女子仍在睡,不由一怔。

 不久,她思忖自己为何会大增功力。

 她苦思良久,只能归诸于池水。

 于是,她掬水而喝。

 水甚甘甜,入腹之后,果真有一股热

 她不敢相信的望着水。

 不久,她又连喝三口水。

 然后,她正式行功。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欣然收功。

 因为,她已确定此水可增加功力。

 一阵欣喜之后,她面对现实的望向上方,因为,她要离去呀!

 却见此处似一个锥般底下宽圆,越往上方越窄,而且顶端只有微弱的光窗,足见她距顶端甚远。

 她便起身摸壁。

 立觉它不但,而且遍生绿苔。

 她不由皱眉。

 她决定趁此女尚在睡离去,所以,她猛伤脑筋的想着。

 良久之后,她便以拽抓壁的向上爬。

 不久,青苔带土而落,她也失手坠下。

 ‘砰!’一声,她已撞上了那女子再落水。

 那女子双峰,便望向了她。

 立见那女子格格一笑,便向上掠去。

 “咻!”一声,那女子已掠上七十余丈。

 只见她的右足尖在青苔壁上稍沾,便又拔身掠上,刹那间,她已经消失于顶端之光圈啦!

 罗燕为之大喜。

 她立即向上掠去。

 她的冲力稍尽,她也如法炮制的踏上了青苔。

 却觉足下一滑,她急忙以手抓壁。

 十指一滑,她已坠下。

 ‘砰!’一声,她已坠入池中。

 所幸池底乃是软泥,她只是一阵疼而已。

 经此一来,她暂时打消了离意。

 她又怔良久,便喝水行功。

 她决定喝水增加功力再设法出困。 八月之后,那女子便又跃向了池中,罗燕一收功,那女子便格格一笑的以水泼身以及连连的喝着池水。

 没多久,那女子便张腿靠坐着。

 她歪头不久,便又呼声大作。

 罗燕不由苦笑道:“怪人!”

 她只好又喝水行功。

 此时,正有一对夫妇与绿裳少女在都匀城内外找人,他们便是罗三及田美黛夫妇以及婢女小燕。

 原来,小燕返洛罗府报讯之后,罗三夫妇便急怒加的夜雇车赶来,他们刚才一入城,便开始找人。

 他们连找了三天,皆无所获。

 他们只好开口向人探听着。

 三天之后,他们便拜访县令请求协助。

 县令便指点他们去见薛大财。

 薛大财一获讯,便陪他们寻人。

 他更沿途吩咐下人及人协助寻找。

 当天下午,他们经由一位妇人指点进入九指笛魔所住的民宅,不久,他们便已经找到罗燕的包袱。

 他们便翻箱倒柜的找着。

 终于,田美黛找出一封信,立见信封正中央写着‘田螺’启,她一见九指笛魔如此奚辱,便恨恨的拆开封口。

 立见内有一张纸。

 她立即出那张纸,立见:“罗三,田美黛,久违啦!

 吾已与汝等之女比翼双飞,俟他日子女成群之后,吾再返洛,届时亲仇由汝等自行抉择。

 哈哈!

 知名不具”

 田美黛气得全身一晃。

 手中之信亦失手而落。

 罗三取信一瞧,却见爱仆向了地面。

 他急忙伸手抱住了她。

 立听她道:“毒…”

 他不由‘啊!’叫一声。

 他立觉双臂皆麻。

 ‘砰!’一声,田美黛已经落地。

 罗三忙屈腿跪地道:“速…找大夫…解毒!”

 ‘砰!’一声,他已昏仆落地。

 小燕不由大急。

 薛大财及那妇人为之骇退。

 立见小燕道:“可有大夫能解毒?”

 薛大财道句‘解毒’,立即想起了蛇目。

 他道句“稍候!”便匆匆离去。

 他一返庄,便找上了老霸王。

 他迫不及待的道出此事。

 老霸王道:“速取蛇目及水!”

 “好!”不久,二人已匆匆离去。

 没多久,他们已进入那间民宅。

 老霸王一见罗三夫妇满脸泛黑,他立即道:“速找阿海!”

 薛大财便匆匆离去。

 老霸王担心罗三二人之体会传毒,所以,他不敢灌蛇目水,他便注视着罗三夫妇以及那张纸。

 小燕已急得捂脸哭泣。

 因为,她认为主人夫妇已经回天乏术。

 不出盏茶时间,薛海二人已经赶到。

 老霸王便匆匆吩咐着。

 不久,薛海已功聚十指的扳开罗三的僵硬下颚灌入一杯水再入蛇目,然后,他便合上罗三的下颚。

 接着,他扳开田美黛下颚,连连灌水。

 他便边灌水边抚她的颈项。

 蛇目果真不凡,不久,罗三已呻出声。

 老霸王忙道:“换人?”

 薛海会意的挖出罗三口中的蛇目。

 老霸王忙道:“先泡水!”

 薛海便把蛇目泡入了水中。

 “行啦,快!”

 薛海忙把蛇目入田美黛的口中。

 罗三立觉一阵腹疼。

 他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已在邻房排出余毒。

 他不由松子口气。

 他稍净身,便匆匆返房。

 不久,田美黛已呻出声。

 罗三忙抱她入邻房。

 不久,她也排出余毒。

 老霸王便吩咐薛海取信封及那张纸到后院埋妥。

 他接着取刀挑起罗三夫妇方才仆倒处之土。

 他便小心的清理余土。

 不久,罗三夫妇已入房申谢。

 薛大财便介绍老霸王。

 双方便一阵客套着。

 不久,薛海一入内,罗三夫妇乍见他人品不凡,由多看了一眼,薛大财见状,便含笑介绍自己的宝贝儿子。

 罗三便欣然申谢。

 薛海便答礼谦辞着。

 不久,罗三道:“池天那畜生已拎小女离去,此地偏劳各位代寻,吾须先通知同道协寻小女!”

 薛大财道:“放心,吾会召人注意此事!”

 “谢谢,改再重谢!”

 “客气矣!”

 于是,罗三三人便行礼离去。

 老霸王道:“此地可能还藏有毒物,暂封之!”

 “好!”于是,他们便取板钉住前一门及张贴公告。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府。

 薛海问道:“爹,方才那对夫妇人品不凡哩!”

 “是的,他们是洛大人物呀!”

 “爹也是大人物!”

 “哈哈,小巫见大巫,不能比啦!”

 老霸王呵呵笑道:“不见得,汝正在发展,他已在走下坡,何况,他为寻女,势必要耗损心力及时间!”

 “至少,他有大批朋友呀?”

 “汝也不差呀,呵呵!”

 “谢啦,吾去通知大家协助找人吧!”

 “提醒大家勿接近池天!”

 “好!”薛大财便匆匆离去。

 薛海喜道:“爹完全变啦!他以前才不理别人哩!”

 “呵呵,人本善,他以前只是一时糊涂呀!”

 “是的!”

 “算他有福气,若无汝,他完啦!”

 “若无爹,我哪能活到如今呢?”

 老霸王点头道:“对,人不可忘本,不过,汝也该找亲人啦!”

 薛海摇头道:“算啦,他们昔年遗弃我,这些年来又没来找过我,我即使遇上了他们,也不认识呀!”

 “未必,汝不是凡人,必有奇迹!”

 “我怎么不是凡人呢?”

 “汝之获匕及除蛇,全是奇迹!”

 “巧合啦!何况,您是一直在注意大蛇呀!”

 “不,吾不会看走眼,汝必有认祖归宗之!”

 薛海不由一阵沉思。

 者霸王道:“随缘吧!练匕!”

 “好!”他立即又出短匕。

 立见它绕飞半圆,便上壁上之木板。

 接着,他旋身再

 ‘叭!’一声,另一匕已上了木板。

 不久,他边演练招式边匕。

 立见诸匕百发百中的上木板。

 他练得更起劲啦!

 老霸王乐得双眼发眯啦!  m.IqYXs.COM
上章 胭脂游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