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烈剑情焰 下章
第 八 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江南“超级大哥大”金义全这阵子有够不

 因为,他的第一爱将被人宰掉。

 因为,他碰一鼻子灰。

 所以,他下令全面追查真凶。

 那知,主要线索铁龙那批人居然走得一千二净。

 所以,他—下令全面逮人。

 如今,已有一百八十二名铁龙的手下或下人及他们的亲人先后被逮,而且一律被押返金陵金府拷打供。

 那知,每人的口供皆是“不知道”

 并非这批人“死忠”或嘴硬,他们的确不知道呀!

 金义全颇了解铁龙的为人,他知道铁龙一定不会让下人知道他的行踪,所以,他改变搜寻方向。

 他全面搜访成都的车夫。

 他为这些事而连大大的不

 黄昏时分,丐帮金陵分舵主盖贤前来求见,金义全立即召见。

 盖贤拱手一礼,便呈上飞函。

 金义全阅过飞函,不由拍案道:“妈的!吾居然漏了此事!”

 他立即派人召金凤即刻来报到。

 他便吩咐侍女呈茗。

 不久,盖贤道:“消无铁龙之消息吧?”

 “嗯!汝有何线索?”

 “尚无线索,敞帮正在彻查车夫。”

 “吾亦派人彻查此事。”

 “铁龙行事小心,他的去向一定会大出入意料之外。”

 “汝认为他会隐于何处!”

 “水城。”

 “妈的!他著如此做,够绝。”

 “敞帮弟子已动员一切关系在密查此事。”

 金义全二话不说的召人人内吩咐着。

 不出半个时辰,大批人员在金陵城内外搜索着。

 金凤亦在此时入厅行礼道:“参见金爷。”

 金义全劈头问道:“袁冲在当天曾二度上过画舫吧?”

 “是的。”

 “他首次上舫干什么?”

 “他持韩月的花照深她的去向。”

 金义全问道:“他怎会有韩月的花照?”

 “奴家在这阵子也一直思考此事,据奴家之猜想,韩月的花照共有三十七幅,此幅花照该在隋大爷的手中。”

 “隋大爷?隋聪?”

 “是的,他在最近向奴家取过韩月之花照。”

 “他不是早已离开此地吗?”

 “是呀!”

 “他在搞什么鬼?”

 盖贤忖道:“储聪乃是大内密探,他怎会涉人此案呢?”

 他便开始伤脑筋,金凤低声道:“可否向隋爷追索那幅花照?”

 金义全问道:“汝知他的住处?”

 “嗯!他是大内密探,目前已调返清苑城。”

 金义全一瞥盖贤,沉声道:“他是大内密探?”

 “嗯,他有一次醉后亮出牌道出此事。”

 “这…这…”盖贤点头道:“据敞帮了解,隋聪确是大内密探,顶下隋记银楼之周策也是大内密探。”

 金义全皱眉道:“会有此事?”

 盖贤低声道:“此事须小心处理。”

 金义全点头道:“金凤,勿出此事。”

 “遵命。”

 “汝先回去吧!”

 “是!”金凤便行礼离去。

 金义全问道:“袁冲有可能毁于大内密探之手吗?”

 盖贤摇头道:“若按大内密探的作风,他们不可能如此做,除非袁冲另外得罪过大内密探。”

 “汝认为此成份多少?”

 “逾五成!敝帮会暗查此事。”

 “一有结果,随时告诉吾。”

 “行!告辞!”

 “请!”盖贤便行礼离去。

 金义全道:“妈的!”那张脸更臭啦。

 一个半时辰之后,童分舵主已持飞函敲门道:“急函至。”

 祈帮主立即整装启门。

 “禀帮主,金陵送来急函。”

 祝帮主立即阅函。

 函中叙述金凤所提及之内容,祝帮主阅过之后,更加确信首草谷谷主所述之“大内密探险阴谋论”

 即书函道:“速传总舵!”

 “是!”童乙便行礼而去。

 祝帮主又思索不久,便返榻歇息。

 翌早上,他陪曹门主用过膳,便递出飞函。

 一曹门主阅过飞函,便低声道:“庞老料得不错。”

 “是的,吾已派人赴清苑城监视神行府,为避免此地大内密探怀疑,咱们即刻离开此地,如何?”

 “需否把此函告知庞老?”

 “童乙会办理此事。”

 说着,他已召来童乙指示着。

 不久,他们已联袂搭车离去。

 童乙书妥一函,使藏于怀中。

 当天晚上,他潜到百草谷口,便向道重低语着。

 不久,道重引入厅就座。

 道童入内通报,庞道迅即人厅。

 童乙立即呈上该函道:“敞帮主及曹问主已先离去。”

 庞道阅过函,使低声道:“盯蔡同,必有所获!”

 “在下已派三八夜盯他,他皆深居简出。”

 “越如此,越显他涉嫌!”

 “是的,在下会继续盯他。”

 “汝今后若有急事,可告知金氏。她常出入此地,比较不会令人起疑,此外,汝必须小心自己之安全。”

 “是。”

 “请派人暗护岳涵!”

 “在下已派六人进行此事。”

 “很好,辛苦矣!”

 “理该效劳,告辞。”

 “请!”

 童乙便行礼离去。

 庞道忖道:“时局紧,吾必须加速调教添儿。”

 不久,他便返房歇息、翌上午,金陵“超级大哥大”金义全的心腹田三率人赶人兰夫不久,他们一探听到金府,便登门拜访。

 不久,一名青年已引导他们人灵堂。

 立见一身素服的岳涵由灵堂内出。

 她乍见田三,便轻声申谢。

 田三乍见她,倏觉有些眼,却一时想不起在何处见过她,他立即追:“吾代表金老前来上香。”

 “谢谢,请!”

 她便引燃一把线香分配给他们。

 田三便率众恭敬的上香。

 不久,他香火炉便合掌一拜。

 他立即问道:“可有需协助之事?”

 “没有,谢谢。”

 “节哀!”

 说着,他已递出一个白包。

 岳函道:“请代向金老申谢。”

 “行!”

 说着,他立即离去。

 岳函兰见白包内有一张九万两黄金银票,便皱眉收下它。

 不久,贺樱一来,岳函便道出此事及递出那张报票道:“请大娘把此九万两黄金济助急困之人吧!”

 “好,勿得罪这种角色。”

 “是的。”

 且说田三率众离开岳府之后,途中,他乍见“明月楼”招牌,他的脑海中倏地闪过一道灵光。

 他不由啊道:“韩月,她…她是韩月。”

 他不由止步思忖。

 不久,他吩咐下人先入明月楼用膳,他便转身行去。

 不久,他一会见岳涵便道:“吾方才疏忽一事,袁冲何时出殡?”

 “明下午申时人士。”

 “吾明送他一程。”

 “谢谢。”

 田三立即离去。

 他经由此次会面,已经证实袁冲的师妹便是金陵名韩月,他不敢相信的边走边思忖着。

 不久,他一入明月楼,便开始用膳。

 他决定返金陵之后再道出此事,所以他用过膳后可房歇息。

 翌下午,大批城民依序入灵堂上过香之后,便跟着袁冲埋棺离去,申末时分,袁冲已葬于亲人之坟旁。

 岳涵一返府,便向众人申谢。

 贺樱一声令下,大批运煤车便运送米面及煤送人贫户家中,而且再三的表示系岳姑娘所赠。

 岳涵却关门携包袱和庞翠玉离去。

 她们一入百草谷,便开始陆金添折招。

 她已经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金添的身上。

 此时的田三已率众搭车离去。

 归心似箭的地;便夜换车赶路。

 这天上午,他一返金府,便向金义全道:“禀主人,袁冲已入土为安,岳姑娘将主人及大家所赐奠仪购米面煤赠给贫民。”

 金义全点头道:“有心人。”

 田三低声道:“她便是韩月。”

 “什么?当真?”

 “属下连看三次,错不了。”

 金义全便握拳思忖着。

 不久,他恍悟的忖道:“袁冲原先必然不知她在金陵卖身,所以他乍见她的花照才会登防求证及起返兰州。设下此计谋之人在利用袁冲盛怒之际,由铁龙主人除掉他。妈的!够狠毒!此人是谁呢?”

 他便低头思付。

 良久之后,他立即问道:“汝没告诉他人吧!”

 “不敢!”

 “很好,勿此事。”

 “遵命。”

 “歇息吧。”

 “遵命。”

 田三便行礼离去。

 金义全又思忖不久,便派人召来盖分舵主。

 盖贤一入厅,金义全使含笑道:“坐。”

 “谢谢,金老有何好消息?”

 金义全低声道:“袁冲之师妹岳涵便是名韩月。”

 盖分舵主当场吓得一怔。

 金义全含笑道:“田三代吾赴兰州上香时,他三度会见岳涵,他完全证实岳涵便是名韩月。”

 “真令人不敢相信。”

 金义全听得不由大

 他便含笑道:“他们师兄妹的共同敌人是谁?”

 “左锋?”

 “不错,这个试师叛祖的家伙自昔年失踪迄今,可能躲入神行府。大内密探此次才会耍这一套。”

 “啊!有理之至。”

 金义全听得不由呵呵一笑。

 正原本不两立,盖贤之赞,金义全当然啦!

 盖贤忖道:“料不到形势会如此剧变。否必须速呈帮主。”

 金义全道:“明们联手查证左锋是否在神行府吧?”

 “行!如何进行?”

 “殊途同归!各玩各的,如何?”

 “行”

 “呵呵,此事若成真,吾非劈碎左锋不可!”

 “在下先向您老申谢。”

 说着,盖贤便深深一揖。

 “呵呵,速去报讯吧!”

 “是,谢谢。”

 盖贤立即行礼离去。

 金义全不由呵呵一笑。

 他的郁闷一扫而空啦!

 不久,他召来一名心腹指示着。

 盖贤一返分舵,立即写妥飞函由信鸽送走。

 当天晚上,祝帮主和曹门主便在客栈中阅见此函,金义全之大胆假设,立即触动他们的共鸣-祝帮主道:“此案颇有可能出自左锋之策划。”

 曹门主道:“左锋可能加入大内密探组织乎?”

 “有此可能!因为该组织一向举人唯才,其中不乏黑道高手!”

 “官方如此挑选人才,恐有后遗症。”

 “或许,不过密探组织行之逾数十年,由于甚为隐密,即使发生弊端,吾人也无法得知。”

 曹门主点头道:“是的如何查证此事?”

 “由金义全去查吧!他生急躁,先由他进行此事,吾人再见机行事,因为吾人颇不便得罪大内密探。”

 “是的。”

 “事情既已有此转变,吾人不必再往金陵吧?”

 “是的,吾先返太原一趟吧!”

 “也好,小心行事。”

 “谢谢,敞门正值实力低落之时,吾会多加小心。”

 “岳姑娘之身分一,可能会滋生不少的困扰。”

 曹门主叹道:“的确,若让如此一位好姑娘再受创,颇令人抱憾。”

 祝帮主道:。“吾决定加派一百人人兰州分舵保护她。”

 “佩服。”

 二人又叙一阵子,方始歇息。

 此时的岳涵正平静的在房内行功,因为庞道吩咐孙女赠她一瓶灵丹,她服用之后,便知道药效甚佳。

 她体会出他们的用心,便平静的行功。

 她敢道出自己的遭遇,便决定承受任何的打击,她已经决定走一步,算一步的面对今后的各种打击。

 她相信左锋必造恶报。

 她坚定信念勇敢的步向未来。

 此时,金满意画航的每位姑娘皆有恩客捧场,因为人心最好奇,袁冲二度登上此防,引来大多的好奇人士啦!

 他们在连来皆上船快活及探听消息。

 每位姑娘皆一致表示正牌袁冲登船找人,冒牌袁冲登船劫财,因为这是金义全吩咐金凤的“说词”

 此时,一位锦衣中年人正一丝不挂的趴在一具光溜溜的体,他的长舌不停的在、扫、戳着。

 那位马仔便是前天刚破瓜的锦鹤。

 锦鹤不但有高挑的身材,而且凹凸分明,细白的肌肤着两个钟形,如今,头绷肿似紫葡萄。

 沉声中,体扭摆不已!

 娇嘀之中,充满人气息。

 汩汩溪更是溢个不停。

 “周爷,饶了奴家吧!”

 此名中年人正是金陵城内隋记银楼掌柜周策,立见他轻按她的小桃妙处道:“尚,早得很哩!”

 说着,他趴上腿间便抱桃。

 叭叭声中,他津津有味的不已。

 锦鹤抖动不已的道:“死啦!美死啦!”

 她忍不住抚自己的双

 周策见状,不由暗乐。

 他便沿着左腿内侧探舌而下。

 “周爷;受不了,奴家受不了啦!”

 说着,锦鹤缩脚按住周策的头啦。

 周策便含笑翻身上马。

 她立即张腿摇以待。

 “锦鹤,啦!”

 “讨厌,快进来嘛!”

 “行,吾一向有求必应。”

 应字未歇,丈八长已破关而入。

 “哎哟!好周爷呀!”

 她扭连连着。

 周策便欣然忽重倏轻的逗着。

 “好周爷,先来一阵辣味吧。”

 “哈哈!汝自己来吧!”

 说着,他已搂她向内侧翻去。

 她顺势翻身上马,便发般套顶连连。

 那对钟连连幻出人的波啦!

 周策便笑哈咳的把玩双

 盏茶时间之后,她呼呼的下马啦!

 周策已被引出旺火便挥戈冲刺。

 她哎哎求饶着。

 他君临天下般横冲直撞着。

 她哀求连连啦!

 他更足的冲锋陷阵着。

 终于,甘泉而出。

 “好周爷!美死啦!”

 “好宝贝!妙哉!”

 两人便搂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下榻。

 她便轻抚水桃道:“肿啦!比前夜疼哩!”

 “哈哈!若非如此,汝怎会足?”

 “讨厌,人家今夜接不了客啦!”

 “哈哈,吾在此宿夜吧。”

 “谢谢周爷。”

 她立即献上搂吻。

 他快乐的抚体。

 良久之后,她向下一蹲,便含着他的小兄弟品萧。

 “喔,好宝贝,汝还想再来啦!”

 她只嗯一声,便晶萧连连。

 不久,他的小兄弟便又杀气腾腾!

 她欣然一起身道:“周爷够猛!”

 “哈哈!来吧!”

 二人便上榻畅玩各种花招。

 良久之后,周策呼呼的出甘泉啦!

 “好周爷,奴家永远忘不了您。”

 “好宝贝,够劲!”

 二人便情话绵绵的温存着。

 良久之后,周策呼呼入睡啦!

 锦鹤又等一阵子,方始悄悄的拉动壁沿榻柱旁之细绳。

 金凤的房中便传出叮当声音。

 金凤便含笑点头。

 田三便跟着金凤离房。

 不久,他们步人底舱来到锦鹤的房间下方,金凤含笑向内一指,田三便望见上方有个圆栓。

 他便抬起双手轻轻掀开它。

 他放下它,使由金风接住它。

 他向上一耸,便飘落榻前。

 立见锦鹤眨眼一笑。

 他便上前制昏“过头”的周策。

 他便将一张银票放在锦鹤的沟。

 他当然顺手揩油一下。

 锦鹤便报以一个媚笑。

 他立即替周策穿妥衣靴。

 接着,他挟着周策跃落底舱。

 金凤便递来一个布袋。

 田三便顺手装周策入袋。

 金风便朝舱壁一指。

 田三会意的上前推开舱壁,立见一条带舱小舟贴泊于画舫旁,他的手下正含笑向他点头。

 他立即递出布袋。

 他的手下接受布袋,便放人舱中。

 不久,他已桨催舟驰去。

 田三便含笑关上舱门。

 他顺手递给金凤一个红包。便含笑沿梯而上。

 不久,他已从容下船。

 立见远方一名青年注视他,他便含笑点点头。

 青年便转身离去。

 田三便悠哉的散步离去。

 那位青年匆匆返回金府,便向一名中年人低声道:“搞定啦!”

 中年人便入内向金义全报告。

 金义全含笑道:“准备接人!”

 “是!”不久,中年人由柴房进入暗道,便匆匆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经抵达河边的一个货仓中。

 立见那名舟青年指向地面道:“点子尚昏。”

 “很好,口风紧些。”

 说着,他已递出一张银票。

 “是”

 中年人挟起布袋,便再入暗道。

 又过盏茶时间,他已把布袋放在金义全的面前。

 金义全含笑道:“下去吧!”

 “是。”

 中年人便行礼离去。

 立见田三人房及锁妥房门。

 金义全含笑道:“干得好,开始吧!”

 “是!”田三便解开袋口拖出昏不醒的周策。

 田三将一粒黑丸人周策的口中,便制哑周策及震醒他。

 周策刚觉双眼被亮光映得一阵花麻,立觉腹疼难耐,他直觉的以手捧腹,田三已顺势制住他的麻

 周策便不能动也不能叫的“享受”蚀肠裂肝之滋味。

 他的全身刚一阵震颤,田三已入三粒绿丸。

 刹那间,周策之腹疼霍然而逝。

 不过,他的全身没来由的一寒,便打个冷颤。

 田三便拍开他的麻及哑

 周策乍见田三,便神色一变。

 他又见到金义全,神色更是大变。

 田三便将一个瓷瓶及一张银票放在周策身分道:“汝已中苗族蚀肠裂肝之毒,须靠此丸维生此三十万两银票强过汝任大内密探,汝只须合作,不但可续任密探,解药及银票完全归汝。”

 说着,他已后退一步。

 周策徐徐起身道:“金老此举何意?”

 金义全含笑道:“谁指使铁龙残杀袁冲?”

 “在下的确不知情。”

 “谁掌七星令?”

 “在下亦不知情。”

 “汝听说过左锋否?”

 “据悉他是兰州前岳记镖行主人岳行健之大弟子,他为一块和阗玉杀师,迄今不知去向。”

 金义全笑道:“汝总算知道一点事情,左锋是否在神行府?”

 周策道:“在下不知情,因为神行府中人彼此不知来历。”

 “汝未见过他?”

 “是的。”

 ”汝未听遇他加入神行府?”

 “是的。”

 “汝能查探此事否?”

 “难!在下远在金陵呀!”

 “汝不想活命啦?”

 金义全立即神色一沉。

 周策忙道:“在下有一条线索,聚义庄。”

 “洛聚义庄?”

 “是的,每位密探皆必须经过聚义庄之一年考验,庄主赵汉必然知道左锋是否加入神行府。”

 金义全沉声道:“汝不是在借刀杀人吧?”

 “没此必要,在下之命全在您老的手中。”

 “此瓶药只够维持汝一年之性命,吾若死,汝便没命!”

 “在下明白。”

 “哼!隋聪目前在何处?”

 “该在神行府中。”

 “神行府共有多少人?”

 “不详,在下在神行府期间,最多同时发现有三十人在府中。不过,密探内外轮调频繁,甚难估计人数。”

 “密探之间如何辨识身分?”

 “全凭神行府牌,它由钢铁铸成,它呈圆状,正面刻有一个神字,背面是编号,在不是二十七号。”

 “隋聪几号?”

 “九号,他比在下资深。”

 “一号是谁?”

 “副座。”

 “副座?他是谁!”

 “中等身材,相貌普通,由于每位密探皆易容,甚至服过变嗓丸,彼此之间甚难辨识出身分。”

 “汝见过他的武功招式否?”

 “没有,在下入此行已逾五年,却只见过他五次面,而且皆是在奉调时短暂会晤,甚难瞧出他的来历。”

 “他的外表无特征乎?”

 “是的!”

 金义全稍忖,又问道:“副座的上级是谁?”

 “不详,在下只听副座之指挥。”

 “赵汉怎会任此工作?”

 “不详。”

 “汝等只凭牌辨识身分,不怕被人混入吗?”

 “密探身分一向隐密。”

 “少来,吾能知汝之身分,各地密探必难隐密。”

 “此乃在下或暗聪之疏忽底。”

 “当真别无辨认方法吗?”

 “是的。”

 金义全便沉默不语。

 不久,金义全又问道:“汝以前另待过四个地方吧?”

 “是的。”

 “说!”

 “成都李记银楼。桂林赵记银楼、福州许记银楼及武汉徐记银楼。”

 金义全沉声道:“汝至少可以知道另外九人吧?”

 周策暗道:“够精明!”

 他便乖乖招出他交接过之隋聪等九人。

 金义全沉声道:“汝可别搪,吾会查证。”

 “不敢。”

 “各地密探皆以银楼隐匿身分吧?”

 “在下迄今所任五职,的确皆是银楼掌柜。”

 金义全问道:“吾该如何打入聚义庄?”

 “您老最好物陌生高手行侠仗义一段时。”

 “吾无此闲情及时间。”

 “这…您老深知赵汉的为人及聚义庄之实力,除此计之外,在下一时想不出更佳的方式。”

 金义全沉声道:“汝仔细想三天吧!请吧!”

 “这…”田三沉声道:“识相些,请吧!”

 周策便拿起瓷瓶及银票默默离去。

 田三便陪他离去。

 不久,田三返房,金义全便沉声道:“汝可有良策?”

 “可否擒赵汉之亲人迫他?”

 “可行!汝多用些心思吧!”

 “是。”

 “妈的!大内密探求如传闻之高明嘛!”

 “是呀!”

 二人便欣然歇息。

 丑中时分,秦淮河畔及夫子庙一带已经一片寂静,金陵城内外亦褪尽口目繁华而归于平静。

 不过,四名大汉仍在金府及金记银庄四周巡视着。

 丑中时分,四人已巡视将近一个时辰,他们不由松懈的懒洋洋的各在四个角落来回的散步着。

 因为,他们在等候同伴前来接班。

 此时,二道人影悄悄的近金府左后方。

 他们便是何志远及包九。

 他们在外灭狼之后,何志远并未再传授招妙式,他只指点包九行刺手法及江湖经验。

 十天前,他们便进入金陵,因为他们要入金记银庄作案。

 何志远原本不打算动六岁头上的土,奈因金义全这段时间太过于臭及调动人手频繁,何志远便选上他。

 他们夜轮监视金府及银庄之后,他们知道金义全调动大批人手在外活动,他们便决定在今夜下手。

 他们便选在巡夜人员最松懈之此刻下手。

 只见他们各弹出一记指风,一名巡夜人刚被制哑便被震断心脉,包九更是上前接住仆倒之人。

 他便将对方扶靠在墙角作出歇息状。

 他们便如法泡制的制死另外三人。

 不久,他们已挟尸体掠入金府前院。

 他们便将四具尸体藏于假山后方。

 接着,他们隐于金府大门前两侧。

 不到盏茶时间,便有一人打呵欠出来。

 何志远左右开攻的扬掌,立即捂嘴震断对方的心脉。

 对方只一震,便瞪眼嗝

 何志远便将尸体放在一旁。

 不久,包九含笑比出右手食中二指。

 何志远立即明白即将出现二人,他便含笑点头。

 两人便聚集功力于双掌。

 不久,二名青年人前脚接后脚的步出侧门,他们刚再迈前一步,便已经被包九二人悟嘴震断心脉——

 他们刚咽气。便被放在壁前。

 不久,一名青年匆匆出来,包九立即超渡地。

 包九二人便各挟二具尸体人内。

 他们仍将尸体藏人假山后,方始前往银庄。

 何志远一入银庄,便以识途老马般进人内厅搜索,包九则在走道上默听房中人之阵阵鼾声。

 不出半个时辰,何志远已开启密室及震断箱锁。

 立见大半箱的银票。

 他立即召包九人内。

 他们迅速取出一条大巾,便包光箱中之银票。

 两人互祝一笑,立即离去。

 何志远向西方一指,包儿便递出手中之那包银票。

 何志远接过它,立即掠向西方。

 包九便掠返客栈取出二人之包袱。

 他大方的留一锭金元宝于桌上,立即离去。

 出城之后,他便掠向山上。

 他追掠牛个多时辰,便赶上何志远。

 二人便连夜掠向西方。

 寅末时分,金府中之另外四名青年先后出来接班,他们逛了一圈,居然找不到自己的同伴。

 其中一人机价的便进入银庄。

 他直接进入内厅,立见密室入口敞开。

 他暗叫句不好,便上前探视。

 黝暗的密室令他无法瞧清楚景象,不过,他直觉的认为出事,于是他立即唤醒掌柜。

 不久,掌柜掌烛入内一瞧,不由惊啊一声。

 他的手一抖,烛台立即坠地。

 青年匆匆拾起烛台道:“别动现场,我去叫人。”

 说着,他已匆匆离去。

 不久,他已经敲醒田三。

 田三立即沉容启门道:“吵什么吵?”

 “禀田爷,银庄遭窃!”

 田三乍听此言,睡虫立即全逝。

 他道句:“走!”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一入密室,掌柜便下跪叩头请罪。

 田三沉容道:“失去何物?”

 “六百万两银票全失。”

 “当真?”

 “是的,箱中之银票全部不见啦!”

 说着,他已递来断锁。

 田三一瞧之下,不由骇怒加。

 一他稍忖,便沉声道:“保留现场。”

 说着,他已匆匆离去。

 他一返在,立见三名青年站在地面的八具尸体前,其中一人便行礼道:“禀田爷,他们被藏在假山后。”

 “死因呢?”

 “皆遭震断心脉而死。”

 “速唤来刘和六人!”

 “是!”田三便匆匆人内。

 他刚到金义全的房前,立听金义全沉声道:“出了何事?”“禀主人,银庄密室中之六百万两全失!”

 “什么?当真?”

 “是的,箱锁被内力震断,八名巡夜人员皆被震断心脉而亡及藏于假山后,属下已派人召来刘和六人。”

 “带路!”

 “遵命!”

 金义全一出房,便沉容跟去。

 他一行近尸体,便匆匆探视。

 不久,他沉容前往银庄。

 他一到内厅前,立见掌柜率六人下跪叩头清罪。

 他冷冷一哼,便退入密室。

 不久,他沉容站在空箱前。

 田三递来断锁道:“它被内力震断。”

 “另损失何物?”

 立见掌柜道:“其余财物皆在。”

 “哼!汝七人睡得真香呀!”

 “属下该死!主人饶命!”

 立见二名中年人匆匆入内,金义全不由一哼。

 他们上前行过礼,便侍立一旁。

 金义全沉声道:“先堵住各城门,仔细检查人车。”

 “是!”二名中年人便匆匆离去。

 田三道:“会不会是周策搞的鬼?”

 金义全目泛寒芒道:“传他来此。”

 “遵命!”

 田三便行礼离去。

 立见另外四名中年人匆匆人内行礼。

 金义全沉声道:“此地寅时失窃六百万两银票。钟驹,汝查那八具尸体及庄内外;洪和,汝率人查街。蔡景,汝二人率人彻查客栈、酒楼、民宅及画舫,即使把金陵翻过来,也要找出下手之人。”

 “遵命!”

 四人便匆匆离去。

 金义全便派掌柜七人直前后院。

 他便亲自查内厅及密室。

 不久,钟驹前来行礼道:“禀主人,彼八人死于丑寅前后,皆被震断心脉而亡,下手之人至少有二人。”

 “掌力有多少火候!”

 “一掌毙命,口泛淤紫,其中一人甚强。”

 “刚掌力?”

 “是的,下手之人未人过内院。”

 “协助搜人。”

 “是。”

 钟驹便匆匆离去。

 金义全长吐二口气,便入座思忖着。

 不久,掌柜人内下跪道:“禀主人,下手之人未出人后院。

 “哼!汝在此候令,他们出去协助寻人!”

 “是。”

 不久,田三匆匆的率周策入内,金义全便瞪他一眼。

 “您老有何吩咐?”

 “哼!吾在寅时失窃六百万两银票。”

 “啊!在下返房即刻歇息迄今。”

 “哼!汝派人来此劫银吧?”

 “不敢,在下绝对不敢。”

 “汝速招,否则,哼!”“在下的确不敢呀。”

 “当真?”

 “在下愿意发誓。”

 “少来!招!”

 “在下冤枉呀!请容在下动用官方力量速这此贼。”

 金义全稍忖,便沉声道:“即刻行动。”

 周策便匆匆离去。

 田三传音道:“此案似乎与他无关。”

 “谁吃了能心豹胆,敢如此做?”

 “这…”“哼!吾立在迄今,此乃头一道窃案,必与他有关。”

 田三便低头不语。

 金义全哼道:“速调集人员搜!”

 “遵命!”

 田三便匆匆离去。

 金义全又思忖良久,方始返庄。

 整个金陵城立即提前热闹啦!  M.iqYXs.cOM
上章 烈剑情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