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
第7章
“呃、呃…嗯、呃…”四目相对,一个波光潋滟,一个深邃克制,她咬,深深看着他,下面酸蔚得愈发厉害。

 手指整埋入,让她猛地一抖,下身扭动,踉踉跄跄仿佛要摔倒。白决明起身,手指着她的,将她至桌前“我告诉你什么叫负责。”

 他扔掉了香烟,拔出手指,把她抱起来放在桌面,两条腿架上去,开那裙子,埋下头,一口含住了她哒哒的花蕊。

 “啊!啊…”蝉伊惊诧地叫起来,只感觉下身的软被他又,好不酥麻。“唔…”他贪婪地大口咽,不断发出啧啧声,吃得极为起劲。

 “不要,不要…”她撇着脑袋往下看“那里不要,啊…”脆弱的被舌头狂舐,快夹杂着羞感强烈袭来“别那里,啊、别这样…爸爸、别那里呀…”

 白决明握住她的大腿,爱不释手地摩擦抚摸,整个脸埋在她的下身,好像接吻似的亲着那个地方,直把她弄得搐不已。

 爱进股沟,滴滴砸落地板,他入手指,慢条斯理地动,蝉伊扭着身子,难耐地呻,他最后在那花蕊上啄了一口,起身看着她。“我要…”她泪眼汪汪:“我要…”“我不要,”白决明说:“你这里这么小,着费劲。”

 “…”嫌弃的话语让她委屈地咬住了。中指送的同时,无名指也在里划动着,经过紧密的菊,让她下身得更加厉害。他坏心地在那里钻了一下,然后收回,往前面的里挤。

 “你看,两手指都难得进去,怎么进?”他的拇指按住核一阵,蝉伊已经魂飞魄散般,无助地媚声哀叫,那无名指硬是挤着戳进了里,白决明只感觉寸步难行,便画着圈儿地在里面肆意搅拌。

 “啊啊!不要…”女孩蜷起脚趾,小手求饶般抱住他的脖子,摇头哭着“不要不要…快停下来、爸爸、爸爸…”白决明的手臂狠狠抖动,青筋突起,被那一声声媚叫得浑身燥热“小妇,两手指就让你成这样了,有那么吗?”

 她在高中抬起身子,含住了他的濡的小舌头不由分说地着他,喉咙里溢出的呻像带着钩子似的抓心挠肺“嗯、嗯、啊…好舒服…”

 白决明愣了下,随即将那香舌卷入口中,得啧啧作响“你这个货、嗯、小妖…”他出手指,拉下拉链,掏出肿茎在她腿间磨蹭,沾染,硕大的头抵住口,艰难地往里面挤。

 “嗯…放松点,让我好好你的。”蝉伊小口气“好大,好烫…”她弓着身子,见那壮的上青筋绕,发浓黑,两个满的大袋子垂在底下,像核桃一样,她伸手去摸“爸爸的茎好…好可怕…”

 白决明闷哼一声,终于将大蘑菇进了口,嫣红的软被撑开,死死附着生殖器,发出水汁绞紧的声音,让他望迸发。

 “喜欢吗?喜欢爸爸的你吗?”“喜……啊、要裂开了…”蝉伊生生看着那进去半截,体内满满当当的充实感,层层叠叠的媚被摩擦得酥麻至极“好舒服呀、爸爸…好厉害…”

 他屏住呼吸,两手用力将她的下身往两边掰,额间汗水滑落,让蝉伊看得心尖酸软,仰着脸吻他“爸爸…小伊好想跟你做…小好想被你…”

 “你说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的?”“之前、做梦、啊…梦见被你醒了…”白决明轻笑出声,把她的玉腿架在手上,就这么将她抱了起来,身下直地往上顶进去“那可怎么办,以后你会经常被我醒的。”

 蝉伊只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快要漏了下去,双臂紧紧勾着他的脖子,害怕道:“下面好…”男人一边走,一边起来“舒服吗?”

 “啊!啊…”整个身子被顶出去,又重重地弹回来,小把那茎一到底,再几乎全地吐出,得她骨头都酥了“好舒服呀…啊、好厉害…小舒服死了…”白决明走出书房,一直这样走进卧室,将她按在柔软的大上,直起背,开始极快地猛干。

 “好紧的、嗯…”男人扯下她凌乱的睡裙,让那一对硕大的房在眼前颤,他一把抓住,情地着“真舒服。”

 蝉伊被快淹没“呃呃呃呃、救命啊…呃、爸爸、再快些、爸爸、爸爸、爸爸!”男人急促息,埋下去含住她娇红的小嘴“唔…小伊,爸爸的被你夹得好。”

 蝉伊娇声啼哭“要到了、啊、啊、啊…啊!”晶莹的体像决堤一样泛滥成灾,被白决明捣得肆意飞溅,连他结实的小腹都漉漉的一片狼藉。

 他又继续干了上百下才了身,白的满满里,烫得她哆嗦不止。完美的。这四个字跳出脑海。她微微张嘴气,望着他,吐出舌尖,白决明凑过去,含住她,让两人的舌头绞在一起。

 “爸爸,”她娇羞地偎在他怀里“你好厉害。”“嗯。”白决明说:“还想你,再来一次,好不好?”她满脸通红“可、可是那里疼…”他着她的“没关系,我后面,让爸爸干你的小眼,嗯?”“不要…”

 “我试一下,乖,别动。”“不要…”蝉伊哼哼唧唧地哭着,这次真的有些害怕了。***

 白决明俯下身,捧着那浑圆满的小翘,缓缓捏,手感又又滑,薄凑近,一点一点地吻着,忍不住张口咬她,然后嘬着那小股往嘴里,恨不得将她吃掉。

 蝉伊趴在铺里,手指紧紧绞着单,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男人掰开瓣,让那隐秘之处曝在空气里,见她顿然抖了一下,便轻轻笑着,把她的股掰得更开。

 “浅粉的。”男人在皱褶的花蕾处亲了一口,蝉伊猛地发颤,嘤嘤哀啼“不要、呀…”他整个脸埋在白皙的,用舌头轻轻挑弄那紧密的小‮花菊‬,舌尖往里钻啊钻,大掌使劲往两边扒,吃得不亦乐乎。

 蝉伊羞地哭着,拼命收紧内里,不想让他得逞,谁知他突然用嘴封住那里,用力地了起来!她惊恐地发着抖“别这样…”白决明一边钻她害羞的小眼,一边用手她的,直把这娇滴滴的下体弄得汁淋淋,颤抖不止。

 “放松点,不会疼的,嗯?”他出舌头,中指按在已经柔软的菊上按摩,然后顶开皱褶,缓缓往里入。蝉伊哽住呼吸“不要,我不要…”

 “乖一点,”他吻着她的背,手指已进入半“要不要爸爸再给你一会儿?嗯?”“不要…那里、那里是…”

 白决明见她臊得耳子都红了,心下一阵痴,不吻着她的脖子,说“羞什么?爸爸喜欢吃你的小眼,又粉又,还紧得不得了。”

 蝉伊被这的言辞刺,身子发烫,同时感觉埋入后庭的手指在轻轻抖动,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开来,想把它排出去,又觉得被着好舒服…

 男人的中指在里边缓缓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花核不断,蝉伊的注意力全被前边的快所吸引,她哀哀叫着,没有发现他将第二手指挤入了里。

 白决明耐心地做了好一会儿扩张,额头细汗密布,间玉茎已如烙铁般滚烫,终于见她的了大量的出来,他便抹了几把,尽数涂在她的后庭,然后把放在里,缓缓动。

 蝉伊沉浸在高的余韵里,一时神智不清,她只知道他的茎在她里磨动,那画面一定像夹着热狗的面包吧?…正迷糊糊间,感觉他的头抵住了后,开始缓缓往里送。蝉伊惊得忙回头“不行、啊…”白决明不断按摩着‮花菊‬周围的肌,脸颊微微涨红“有什么不行?我已经忍得发疼了,你乖乖的,别让我对你动。”

 “爸爸…”她泪眼汪汪地哭着“不要,那里不要…”他屏住呼吸,用硕大的头将花蕊撑开“啊、这么紧…”仿佛被夹得受不了,他突然一巴掌扇在雪白的瓣上“放松!让我进去!”

 被打了几下,蝉伊委屈地咬,扭头看着顶入自己后茎,一种奇异的兴奋感让她心脏狂跳。

 “轻点儿…爸爸轻一点儿…”头进入的一瞬间是疼的,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只是有些不适应,拼命想要排出那种异物感。

 白决明倒一口气,被极致的紧密绞得酥麻万分,头好像被扣入一个圆环一般,他慢慢往里推进,不由得闷哼“真舒服…小伊,里面好热…”

 后门被堵满的感觉是震惊的,她缓了好一会儿,仍不可置信地呢喃“进去了?”白决明捧着翘,忍不住开始轻轻地“嗯、进去了,”他说:“爸爸在干你的眼,舒服吗?”

 “…”蝉伊小口小口地气,不敢接话。见她已适应,男人再无顾忌,摆动窄,放地驰聘起来。

 “啊…好…”蝉伊被撞得花枝颤,小手摸着自己的股,好像怕它被弄坏一样“啊、好奇怪…爸爸、求求你轻一点…好舒服呀…”男人手臂紧绷,被娇媚的求饶声挠得心尖发货。”

 他的手绕到前面,疯狂着她肥的贝,蝉伊前后受刑,哭着尖叫“不要啊、爸爸、不要不要…那里、那里…”白决明狠干了她数百下,终于意强烈,部猛地抖动“嗯、小伊…”

 宣的瞬间,他骤然撤出甬道,状的大量在还未合拢的口,然后顺着到了前边,一时间,女孩下身布满了白色的浑浊,靡到极致。

 男人重重趴到她背上,吻着她颤抖的肩“三个小嘴都被我干过了,我的小妇,以后还怎么离得开男人?”蝉伊红着脸,微微气,别过头,他绯红的薄“爸爸你也离不开女人了。”  m.IqyXs.Com
上章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