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草集之乐央篇 下章
第7章
“啊…乐小姐…”他亲吻她的手指,一路往上,经过胳膊、肩膀、颈窝,然后往下含住那蕊红的尖儿。

 “呀…”乐央咬,拉起他的手放在另一只桃子上,带领着他摩擦捏:“嗯、啊…”孟西楼激动到无以复加,大口咽着娇,或着顶端用牙齿轻咬,用舌头狠。乐央满脸涨红,身体难耐扭动着,忽然发现他把手移到了下面。

 “呀!”下身猛地一抖:“啊、那里…”那里果真得不像话,孟西楼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他碰到了乐央的花心,他吻着她的房,他的手上沾满她的,他的嘴里全是她的馨香,天呐、天呐…“那里呀…”

 乐央跪直身体,两腿打颤,被他手指拨的花瓣脆弱不堪“啊、啊…孟西楼,你敢这样摸我…”他找到了隐藏在花瓣里的蒂,乐央几乎尖叫起来:“够了呀、你要摸到什么时候?!这样好下…”

 他却愈发放肆地在她间摩擦:“再一会儿就好,乐小姐,我…好喜欢…”乐央直直地跪在他面前,想并拢‮腿双‬也不行,下身就这样被他抚摸着,真是、真是…“该死的孟西楼,现在是我要上你啊,不准再摸了听到没有啊…”***

 孟西楼吻住她喋喋喊骂的嘴,用眼巴巴的目光凝视她的瞳孔,仿佛在恳求她不要拒绝,不要拒绝他会对她做的一切事情。

 带着黏的双手离开已经泛滥的花心,从娇的大腿抚摸至部,缓慢体从腿滑落,滴在他的子上,晕开一圈一圈的深

 乐央被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得心澎湃,两手胡乱解开他的衬衫和带,然后从长边沿摸进去,抓住了那坚硬的望。

 “啊!”孟西楼抖得厉害,抱起她倒入沙发,嘴不断落在她脸上:“乐央…乐姐姐…”她扯下他的子,双脚并用蹬啊蹬,终于掉了,现在他下半身光溜溜的跪在沙发里,身上只挂着件衬衫。

 “你看起来瘦,这里居然那么大。”乐央一手握住嫣红的茎,一手捏着满的玉袋“怎么样,舒服吗?”“啊…乐小姐…”孟西楼紧紧握拳,对她的触碰毫无招架之能,扬起的脖子上青筋突起,望又肿了几分。

 “就这样,”似乎是很喜欢看他这副痛苦又难耐的模样,乐央一边‮弄套‬着,一边把‮腿双‬搁在他肩上“先一次吧孟西楼,我喜欢这样。”孟西楼快被她弄疯了,这样的姿势,这样被玩,她得意地欣赏着他的窘迫,她那么坏…“啊…”一股透明的体从那小孔里在她粉的花瓣上,乐央明显一颤,红着脸愣愣地看着这一幕:“这么快?你居然这么快就了?”

 “乐小姐!”他扣住她的手腕,难堪又难过:“请你不要再欺负我了!你不可以这样!”“我当然可以。”乐央挑眉:“你是我的东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还敢造反不成?”

 “对,你说的对,”他将她的腿从肩上拉下来按在身体两侧:“但总有例外,比如现在,我不想继续由着你的子了!”

 “你干什么!啊…”他握住茎磨蹭她的花苞,拌着先前和她的水,扫动着,拍打着,然后朝那漉漉的进去。“太大了、不要啊…”乐央低头看着:“撑开了、撑开了…”“乐小姐…好舒服…”孟西楼一点一点前进,被里面柔软润的媚得浑身发麻,感觉头好像把什么东西顶开,然后有鲜血从合处了出来。

 乐央抱住他的脖子,与他被彻底贯穿,与疼痛一并袭来,令她身体僵住,瑟瑟发抖。“啊、啊…”孟西楼耸动窄,疯狂驰聘“乐央、乐央…”原来男人叫也这么好听,那一声一声,酥麻极了。

 “好、啊、啊…再快点…”乐央大张着腿,被撞得东倒西歪“孟西楼啊…”红的茎狠狠侵犯着窄小的幽烈摩擦产生极致的快,随着密密麻麻的动蔓延至四肢百骸,孔好像全部张开,身体快要化掉。

 “乐小姐、嗯、啊…”孟西楼咬着她的耳朵不管不顾地呻:“乐小姐,我要死了、要被你弄死了、好舒服、好舒服…”

 刚才秒的人现在像吃了药似的没玩没了,汗水从额角滑落,他费力地睁开眼睛凝视她此刻的模样:“乐小姐,好喜欢你,想一直这样要你…一直这样…哈、啊…”“别说了呀,”她浑身泛红,双手抚摸他紧绷的身体,扬起脖子掉他脸颊的汗,然后一路至嘴,与他

 “快到了…”硕大的圆头将那花心顶弄得酸麻不堪,乐央在疯狂的颠簸里攀上顶峰,感觉那一刻他颤抖着灌满了她的身体。“乐小姐、啊!”孟西楼猛地抓住她的房,将玉茎整埋入小里,高迸发,疯了一样的快乐。

 “哈,哈…了,”他笑起来:“全部进去了,好。”乐央目光散漫,许久以后回过神,缩进他怀里:“别拔出去,就这样待会儿。”

 “嗯。”他躺下来,与她‮腿双‬勾,那底下的小嘴仍旧着不让他离开。乐央枕在他的肩上,手指轻轻抚摸口结疤的伤“还疼吗?”

 “不疼。”孟西楼抱着她,觉得这一刻足极了。昏暗的屋子逐渐安静沉淀,两个人这样躺了很久,空调开着,有点发冷,她动了动:“去洗洗吧,黏糊糊的。”

 他缓缓将疲软的茎退出,白色的从那淌而下,靡极了。乐央低头看着:“你到底…了多少…”

 “抱歉…”孟西楼耳子发红,将她打横抱起,朝浴室走。两人泡在温水里,身体慢慢放松。孟西楼给她着红肿的下身,发现里面渗出了依稀血丝“对不起,”他吻着她的脖子:“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她轻哼:“但是不用怀疑,喜欢我的人和讨厌我的人一样多,不过那些蠢货怎么可能配得上我。”孟西楼笑了,但又多出一丝黯然:“我也配不上你。”

 “是配不上,”她说:“但我就好你这口啊。”孟西楼把脸深深埋在她颈窝里吻着。乐央抚摸他的脑袋“呵,小可怜。”

 ***清晨的光透过纱帘漫进房间,天蒙蒙亮,白色被单下的身体柔软温凉,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多么温柔的一刻。她幽幽转醒,许是因为昨夜太过疲惫,这一觉睡得非常舒服,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好的睡眠了。

 忽然感觉有一只手在抚摸她的背脊,她抬起头,撞入孟西楼漆黑的眼睛里,那长长的睫下面一潭深渊,眼帘低垂,静静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醒的?”“刚才。”他说着,吻她的额头:“早上好,乐小姐。”她有点不想起,小手从他膛一路往下,摸到了小腹,这时才发现他身上还有其他伤疤。“你转过去。”“嗯?”

 “转过身去。”他不明所以,似懂非懂地翻身背对。“怎么回事?”果然,他背上分布着不少旧伤,像是鞭子的,颜色已经很淡了“是谁打的?”孟西楼稍许沉默:“小时候郑家人打的,很久以前的事了。”

 乐央皱眉:“他们为什么打你?”“因为…那时要干活,干不好就会挨打。不过后来没有了。”

 “这是什么?”他背上有一串刺青,沿着脊梁骨的位置纹下来,不知是梵文还是藏文。孟西楼转过身,握住她的手:“没什么。现在不早了,不去上班吗?”

 “不想去。”乐央望着他:“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如果我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他只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即使我嫁给别人,和别人结婚生子?”乐央笑:“你到底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孟西楼神色黯淡:“只要你高兴,我是什么都可以。”乐央愕然,不明白他究竟是因为性格太过偏激还是年纪小的原因,想法竟然如此极端。

 而孟西楼此时却在想,他怎么又对她撒谎了呢?他分明一个月后就得回郑家,哪里还能一直陪在她身边呢?到时候她一定会很失望吧?呵,真是棘手啊。***

 孟西楼从记事起就跟着母亲孟娇辗转于各个城市,常常因为欠债而居无定所。孟娇是个极美貌的女人,但却没什么脑筋,整个人傻乎乎的,总是容易被骗财骗

 孟西楼八岁那年,孟娇成为郑演的‮妇情‬,带着他住进郑家。然而郑演不止一个‮妇情‬,他们母子在郑家并没有什么地位,日子过得与下人无异。

 每天放学,孟西楼需要坐船回去,回到位于岛上秘密工厂,从厨房接过一大桶稀粥和馒头,放进推车里,然后走向那条长长的通道。

 那是一个监狱,更是一层地狱。被抓来的可怜人以汉、精神病患者、女、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没人在意他们的失踪和死亡,生命在这里毫无尊严,只有血淋淋的屠杀和易。

 当时孟西楼才多大呀?个子还没有推车的扶手高。每天每夜,他必须走过一个个房间,把食物放进门里然后冷漠地走开。那些惊恐而绝望的哭喊声让他害怕,有时甚至会突然钻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像要将他也拽进那地狱一般。

 他不敢叫,不敢哭,只能在腐臭与黑暗中前行。工厂从不缺生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被带动隔壁手术室被解剖,隔三差五的,孟西楼还需要打扫手术台,或者清理焚尸炉。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些血腥的场面和令人作呕的味道,一具具灰白的尸体,开膛破肚,死不瞑目。

 他努力憋着,憋着,直到离开工厂以后才吐的天昏地暗。有好几年,他觉得自己身上沾染了尸体的气味,怎么洗也洗不掉。

 工厂里的人都是魔鬼,他们没有心,全然丧失了道德与人,对法律和报应完全没有半点惧怕。每一个被抓来的女都会遭到强暴和轮,除了惨叫和痛哭以外孟西楼听到最多的就是肮脏的媾声。

 男人丧心病狂的兽,和女人绝望的哭嚎。那些声音让他整夜整夜噩梦不休。十二岁那年他开始想要逃跑,因为他发现那群男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恶心了。

 他长得很像孟娇,肤白红,眼睛又黑又大。可惜出逃的计划没来得及实现,那天晚上他被拖进房间,扒光了衣服。龌龊的笑和抚摸令人绝望。就在这时孟娇冲进来和他的扭打在一起,那血红的瞳孔里满是愤怒和杀意。  m.iQyxS.com
上章 百草集之乐央篇 下章